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更亲时间:2021-12-07 10:33:41 

     苏绮说那句话的时候,身体都已经贴近了柳青,嘴贴在他耳边,声音很低,嘴里呼出的热气让柳青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

    柳青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不是喜欢女人的吗?跟一个男人做那样的事情,你不觉得膈应吗?”

    苏绮道:“我喜欢女人,但是我并不反感你,我跟你拥抱过几次,可以证明这一点。”

    柳青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会主动的拥抱自己,现在听她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原来搁这做脱敏试验呢!

    细思极恐:“在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就已经在觊觎我的身体了!”

    对苏绮说道:“拥抱和做那种事情完全不是一回事,拥抱的时候不膈应,并不表示那个时候也不膈应。”

    “我也不知道,”苏绮道,“所以,为了证明到底会不会膈应,我们可以试一试。”

    柳青想马上答应,但他又觉得这事有一定的风险,问道:“万一尝试的时候你膈应起来了,我又不想停止,那怎么办?”

    “就算膈应,我也会忍住的。”苏绮很认真的说道。

    “行吧,”柳青道,“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苏绮往下瞄了一眼,笑了笑,对他的答复并不觉得奇怪。

    嘴里再拒绝,只要身体没有拒绝,那最后就是不会拒绝。

    柳青弯着腰站了起来,向自己卧室走去。

    苏绮跟在他身边走过去,一边还说道:

    “用不着掩藏,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正常的反应没必要尴尬。”

    柳青看了她一眼,强行解释:“我是坐久了,腿麻。”

    打开卧室门,又问道:“那啥……有套没?”

    “没有,”苏绮摇头,“我这里放那干嘛?”

    柳青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两个女人住在这里,要那玩意儿确实也没什么用。

    “那要弄出人命来了怎么办?”柳青又问道。

    “生出来呗,”苏绮倒是无所谓,“我想你妈应该很乐意的。”

    “那没事了。”

    两个人走进去,然后又将房门给关上,并且反锁。

    房门关上没一分钟,苏绮的卧室门就悄悄的打开了,冯芷萱红着眼睛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走到了柳青的卧室门口,耳朵贴在了门边。

    这房间的装修有着一定的隔音效果,但并没有做到完全的隔音。

    把耳朵贴在门上,还是能够听到一些动静。

    脸上写满了委屈,但那委屈之外,又还有着一些好奇。

    里面隐约的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好像是关于先洗澡还是先做试验的问题,以及要不要一起洗澡的问题。

    她心里很愤怒。

    提出要不要一起洗澡的问题的是苏绮,这让她心里更加愤怒。

    哪怕你矜持一点都好啊!

    然后,听着声音向着一个方向移去。

    而且是两个人的声音都向着一个方向移去。

    冯芷萱对那个卧室的格局很清楚,知道那个方向就是浴室所在的方向。

    柳青的答案是怎样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又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关门的声音响起来后,两个人的说话声一下子就变得很小了,不认真的听都听不到。

    只是,才过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突然间又传来了苏绮的笑声,声音有一点大,笑得还有一些张扬。

    冯芷萱委屈得眼泪又掉下来了。

    对苏绮很生气:“先前你还跟我说跟他只是利益的结合,并没有感情在里面。结果你现在就做出这样的事情,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就算了,还笑得那么开心……渣女!骗子!”

    浴室里面,苏绮指着柳青身上最后穿着的那一小块布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心中的那一些忐忑不安,早已在笑声中消散无遗。

    柳青一脸的黑线,心里想着:“这是我一生的污点!洗不白了!”

    相当的后悔接受苏绮的建议。

    房门外偷听的冯芷萱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样的事情,就在那里委屈着,气愤着,百爪挠心的难受着。

    苏绮的笑声过了几分钟才消失,然后就变得很安静了。

    冯芷萱耳朵贴在门上,猫着腰站在那里,能够隐隐约约的听到一点声音,但又听不大清楚。

    期间好像听到了苏绮一声痛呼,但也听不真切,冯芷萱都不知道是真的听到了还是自己的幻觉。

    她的拳头握紧了,身子更在微微的颤抖。

    站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才听到开门的声音,听到两个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向这边移动过来。

    “地上好硬……”这是苏绮的声音,语气里还有一些责怪,“我说了要换个地方,你就那么迫不及待。”

    “你不撩我不就没事吗?”这是柳青的声音,“你要知道男人的自制力是很差的……”

    “我那不是撩你,我是想测试一下我会不会对一个男人的身体膈应……”这是苏绮在解释的声音。

    “你膈不膈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柳青的声音,后面有两个字听不大清楚。

    冯芷萱脸色发白,知道她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虽然知道免不了这一天,可当这一天来到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难过。

    最让她气愤的是,她还听到了苏绮的声音:

    “一次还不大能试出来,要不要再试一次?”

    那话还是笑着说出来的,声音里面有着一缕媚意。

    什么情况下苏绮才会有那样的媚意,冯芷萱这舔狗可是清楚得很。

    她心都在滴血:“你还上瘾了是吧?”

    柳青的声音传过来:“改日吧,我看你今天也不太方便。”

    “行,那我就走了。”苏绮的声音向门边移动。

    冯芷萱虽然很愤怒,但她还是赶紧溜回了苏绮的卧室。

    还没来得及将门关上,那边的卧室门就打开了,苏绮裹着一件睡衣走了出来。

    她看到自己卧室还没关上的门以及门口的冯芷萱,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

    有一些好笑,摇了摇头,顺手将柳青的卧室门给带上,然后走了进去,将门关上。

    她走路的时候,脚步有一些蹒跚。

    进了卧室,看着低头站在那里的冯芷萱,笑着说道:“在外面能听到什么?你要有兴趣,就大大方方的进里面看吧。”J4g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冯芷萱在苏绮面前,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低着头站在那里,心里再委屈,也不敢说什么反驳的话。

    只是幽幽的问道:“苏总,你喜欢那个男人吗?”

    “就是利益的结合,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只能说不反感吧。”苏绮道。

    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嘴角流出一抹笑意。

    不过冯芷萱低着头没有看到。

    对冯芷萱说道:“先前我都跟你说了,我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想放弃这个集团,就只能嫁给他。你不是也说了能够理解的吗?”

    “可看着你们在一起,我心里还是难受。”冯芷萱委屈的说道。

    苏绮叹息了一声,道:“那行吧,你也跟着我几年了,我终究不能看着你难受……”

    冯芷萱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里露出希冀之光,心里想着:“苏总还是心疼我的。”

    “……我爸留给我的资产里有一套房租户年前退了房,还没有新的租客过来,你就住那里去吧。工作的话,那边也有跟我们深度合作的公司,我帮你在那边谋一个中层管理的职务。”苏绮说道。

    冯芷萱眼里的希冀之光熄灭了。

    摇了摇头:“苏总,我不去,我不想离开你。”

    “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苏绮道,“我会嫁给柳青,以后就是他的妻子,肯定免不了过夫妻生活。你留在我身边,看着又难受,那我的心情也不会好,还不如给你另外一个安排。”

    冯芷萱低下了头,道:“苏总,我错了,我不该难受的,我以后都不会这样了。”

    苏绮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要委屈自己。”

    “我不委屈。”冯芷萱委屈的说道。

    “那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去洗个澡,准备睡觉吧。”苏绮道。

    在冯芷萱委屈的走向浴室之后,苏绮坐到了床上,脸上不由自主的又现出了笑容。

    脑海里回想着之前发生的那一切。

    以为自己会膈应的,然而并没有。

    “好像还……挺不错的……”她心里想着。

    她妈跟苏毅离婚后,她一直都跟她妈一起生活,包括留学的时候都是那样。

    她妈很宝贝她这个女儿,但同时又很神经质,老是在她面前念叨着男人靠不住,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在她读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念叨着。

    看到她跟男孩子在一起,心情就变得很不高兴,生怕这个宝贝女儿被男生给拐骗了。

    有时候反应会很歇斯底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绮也慢慢的不敢和男生接触了。

    她妈天天的念叨这个,一听到有男人做错事的或者犯罪的,就跟她说,告诉她天底下的男人都是那个德性。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长大,她慢慢的也对男人这个群体有了一些排斥。

    从被动的疏远,变成了主动的疏远。

    但这样的厌恶是来自于后天的,并不是先天生成的,而且来自于一个她妈强行塞给她的认知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基本上都是坏的。

    有一些排斥,但谈不上有多厌恶。

    她跟她爸的感情就挺可以的,跟她那个弟弟的感情也挺可以的。

    开始她对柳青也有一些排斥,甚至还有一些看不起。

    不过见了几次面,觉得这个人没有商业能力,但是性格还挺不错的,有时候还会做一些让人感觉温暖的事情。

    慢慢的就有了一些好感。

    也正是因为有了那一点好感,她才生出嫁给柳青这个念头,用婚姻来填补她和丁芸的仇恨,重新做回一家人,也获得天元集团的控制权。

    这个结合说不上谁赚谁亏。

    可以说是柳青这边获得了她百分之五的集团股份,也可以说她获得了柳青那边百分之五十五的集团股份。

    但那些东西他们死了也不会带走,最后那百分之六十的集团股份,还是得给他们的孩子来继承。

    孩子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这就足够了。

    苏绮并没有她嘴上说的那样豁达,对孩子的问题无所谓,她还是想着生一个孩子,将苏家的血脉传承下去。

    三十岁的女人了,已经有了一定的紧迫感,会考虑这样的问题。

    反正要结婚生孩子的,还不如跟了柳青,一方面不讨厌这个人,另外一方面还可以让那百分之六十的集团股份重聚。

    退一万步讲,就算柳青有几个孩子,她跟柳青的孩子只能继承遗产的一部分,但至少她跟柳青的孩子可以继承她所有的股份,还可以继承属于柳青的那百分之五十五里面的一部分,那也就算是赚到了。

    在柳青还把她视为竞争对手的时候,她就已经把柳青视为了未来丈夫的第一候选人。

    至于第二、第三候选人,目前还没有。

    本来还想着慢慢的发展关系,想着能不能诱惑柳青主动的撩自己,然后就坡下驴,这样才能拥有更大的主动权。

    可是在这里隔离了一天的时间,大家都处在同一个屋檐下,卧室也只隔着一堵墙,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任何撩自己的行动。

    宁可玩手机都不跟她说话。

    让她明白了,想让这个男人主动的撩自己,恐怕等到下辈子都不可能。

    她也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既然掌握不了那个主动权,那就干脆跟他摊牌从利益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要在一起。

    没办法从感情的角度来讲,那当然只能从利益的角度来讲了。

    能够谈成功,那就这样做。

    不能谈成功,她也不会再留恋天元集团,会尽快的撤走,另起炉灶,为自己的事业打拼。

    好在,柳青那边虽然也提出了一些苛刻的条件,但这个谈判还是成功了,主要目的达成。

    对于和柳青发生亲密的关系,她心里确实有一些紧张,怕自己真的会对这个男人产生强烈的排斥心理。

    结果,给她的感觉还挺好的,并没有什么排斥。

    甚至完事之后她还想跟柳青同床共枕,尝试一下在这个男人的怀抱里面睡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看着柳青似乎有些心事,这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回想着和柳青互动的画面,慢慢的脸上堆满了红晕。

    冯芷萱洗完澡出来,看到的就是苏绮一脸娇羞坐在床上傻笑的样子。

    心头如受重击:“她还说不喜欢那个男人!这就叫做不喜欢?你这个骗子!”J4g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