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更亲时间:2021-12-07 10:38:22 

     “够意思。”

    楚恒满意的点点头,旋即话题一转,就嘻嘻哈哈的聊起了其他事。

    胡侃了好一会,等快要到中午的时候,他才起身告辞,并约定了晚上在砂锅居见面。

    办公楼门口,看着就要离去的楚恒,谷梁德又再次挽留道:“要不你就在这吃点得了,我单位小灶还是挺不错的。”

    “那可不成,答应媳妇中午回去吃了,这饭咱还留着晚上再吃吧,记着别来晚了啊。”

    楚恒笑着婉拒了他,蹬着车迅速离去。

    他这趟可一点没白来,不仅促成了糖换罐头的事,捎带手还带了两瓶罐头厂新出的黄花鱼罐头回去。

    被油炸过的鱼肉酥香,鲜咸的酱汁也特别入味,小倪姑娘一定会很喜欢。

    想到姑娘吃到美味时显露出的可爱模样,楚恒不由的莞尔一笑,把自行车蹬的更有力了。

    相比于来时,此刻的路况更糟糕了些,有些路段甚至都已经成了汪洋一片。

    好在楚主任技术过硬,车开的也稳,浪里个浪的就划了过去。

    不多时,他便回到了粮店,时间也刚刚好,正赶上吃午饭。

    办公室里,倪映红正无聊的等汉子,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她连忙回身望向门口,很快那道让人迷恋的无法自拔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

    姑娘柔柔一笑:“你回来了。”

    “唉,没回来晚吧!”

    刚一进屋,楚恒就献宝似的从包里取出鱼罐头放在桌上:“瞧瞧这个,罐头厂新出的,都还没开始卖呢,满四九城咱是头一批吃上的。”

    “看着就香。”倪映红拿起来瞧了瞧,乌溜溜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然后就抹身去了小厨房。

    不一会,她端回来三个大饭盒,小两口收拾收拾便大快朵颐起来。

    跟楚恒猜测的一样,倪映红确实很喜欢鱼罐头的味道,满满一瓶子的鱼肉,有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

    吃饱喝足,楚恒没忙着进行那点全是马赛克画面的午后小节目,而是抓起电话,开启了咆哮模式。

    “喂,给我接三糖厂!”

    “是三糖厂吗?”

    “我说是不是三糖厂!”

    “让副厂长方玉春接电话!”

    “对,方玉春接电话!”

    “我是楚恒,你那事办妥了,晚上六点半来砂锅居!”

    “六点半,砂锅居!”

    嚷嚷了半晌,他才把那几句话说清楚,这年月的通话质量,可真是一言难尽。

    ……

    时间匆匆,转眼间日头西斜。

    楚恒今晚有约,就没跟倪映红一块回去,等店里人都走了,他就给自己泡了杯茶水,悄咪咪的躲在办公室里看起了玄扬子摘花录。

    颇有种上辈子躲网吧角落里查学习资料的感觉。

    诶,刺激!

    一直看到五点四十左右,他才意犹未尽的放下书册,关上大门骑车赶往砂锅居。

    到地方时,方玉春已经来了,正蹲在饭店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时不时的还会四下张望几眼,眉头稍稍皱起,显得有些不耐烦。

    楚恒骑车过去,对他挥挥手:“您这来的挺早啊。”

    “楚主任来了,我这也刚到没一会。”见到他终于来了,方玉春顿时舒了口气,赶忙站起身走了上去,边掏烟边询问:“电话里都没说清,罐头厂那边怎么说的?”

    楚恒接过烟叼在嘴上,笑道:“能给您匀两千瓶出来。”

    “哎呦,真是太感谢您了。”方玉春眉开眼笑的用力握了握他的手,紧接着就见他眼珠转了转,摸出火机帮楚恒点上烟,试探着问道:“楚主任,这两千是不少,可我们厂人也多,您看看能不能再给加点?”

    “两千您还嫌少?那我可没办法了,我这面子就值两千,多一瓶都没有。”

    楚恒闻言眼皮一翻,似笑非笑的抽了口烟,指了指旁边饭店,指点道:“您要是想在多来点,那就得看您自己的本事了,谷梁德那人爱吃爱喝,等会您要是能把他喝美了,说不定能多给点呢。”

    “这没问题,肯定把谷科长陪好。”

    一听说喝酒就能成事,方玉春瞬间信心十足,他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基本上就是酒精考验出来的,最不怕的就是这个。

    “人来了。”楚恒这时指了指远处,就见谷梁德正慢悠悠的骑车往这边赶来。

    待他来到近前,楚恒跟方玉春就迎了过去,他简单的给俩人介绍了一下后,又站在门口客套了几句,便一同进了饭店。

    落座后,方玉春做主点了几个招牌菜,又要了两瓶景芝白干。

    他们仨人都是酒桌老客,说说笑笑,推杯换盏,气氛从开始就没冷下来过,随着一杯又一杯酒下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互相之间的称呼也从最初稍显生分的主任、厂长、科长变成了小楚、小谷、老方。

    酒局进行到最后时,谷梁德跟方玉春俩人都快成了亲兄弟了,罐头的数量也水到渠成的变成了三千瓶。

    他们仨饭店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

    “小楚,等换完了罐头,我先给你送五十瓶过去。”

    饭店门口,舌头都有些大了的方玉春揽着楚恒肩膀胡乱的允诺着,不知是酒后胡言还是真有这个打算。

    “那我可记着这事了。”楚恒乐呵呵的应了声,转头看向同样醉得不轻的谷梁德,关心道:“怎么样?能回得去不?”

    “一点事没有。”谷梁德重重的打了个酒嗝,朝他俩扬扬手,道别:“我先回了,咱们有空再聚。”

    说完他便骑上车晃晃悠悠的消失在了夜幕中。

    “咱也散了吧,改天我在单请你一顿。”

    方玉春踩着迷踪步跑到墙根下撒了泡尿,然后也推出自行车离开了饭店。

    楚挂逼依旧是微醺,他站在饭店门口目送着方玉春安然离开后,才放下心骑车返家。

    而就在此时,贾家又吵了起来。

    黑暗中,躺在炕上的贾张氏低声对躺在她身边的秦京茹喝道:“你听见没有,这亲事你要是不同意,明个你就给我搬走,知道吗?我家里可没多少粮食养你了!”

    “您能不能别逼我了?让我想想成不成?”秦京茹用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我逼你什么了?这是为你好知道吗!不识好歹!”uJ3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夜,贾家。

    贾张氏已经沉沉睡了过去,震耳的鼾声如虎啸,如狮吼,连窗子都随着她的呼吸颤动着。

    这也是她家这么多年都不闹耗子的原因。

    无他,惧尔!

    秦寡妇也睡了,呼吸时快时慢,细细碎碎的,也不知做了什么梦。

    三个小的更是早早就进了被窝,此刻睡得比猪都要沉。

    唯有秦京茹,此刻辗转难眠,她用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怕惊醒贾张氏引来责骂。

    一滴滴豆大的泪珠子噼里啪啦的从她早就红肿的眼眶里落下,打湿了枕巾,也打碎了她那颗早已伤痕累累的脆弱心脏。

    她将自己蜷成一团,娇柔的身体瑟瑟发抖,宛若一只饥寒交迫,又无家可归的流浪幼兽。

    此时她非常的无助,也极其的茫然,不知自己该如何抉择。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路有两条。

    一是嫁给瘫子,留得清名,不过也是苟延残喘而以,如果哪天那个人一命呜呼了,估计她还是会被瘫子的家里人赶出家门,再次成为一只可怜的流浪猫,继续等待着他人收留。

    第二条自然是听她姐姐的去给人做小,这样倒是能保她衣食无忧,可她的身子也就脏了,成了人人唾弃的脏烂破鞋。

    衣服脏了能洗,身子脏了,这辈子也洗不净的……

    怎么说她秦京茹也曾是村里一朵娇花,也曾骄傲过,也曾绚烂过,此刻让她为了口吃食去做那下贱的事情,她真的迈不过心里那道坎。

    秦京茹呆呆的看着头顶的漆黑,对这个冰冷的世界失望透顶。

    她恨!

    恨自己生不出孩子,恨自己不争气!

    她并不恨狠心抛弃她丈夫,毕竟自己无法传宗接代,不能给张家留后,将她扫地出门也是人之常情。

    她也不恨家里嫂子,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哪有再回去的道理?

    况且。

    她也不想回村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指点跟议论声就跟刀子似的,一下一下的戳着她的心窝,比杀了她都难受。

    还有村里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就跟一头头饿狼似的,都想扑上来咬一口,让她感到战栗。

    “唉!”

    秦京茹哀怨的叹了口气,这天地如此之大,为什么就没有一处她的容身之所?

    活着,为何就这么难?

    “啪!”

    睡在她身边的小槐花突然翻了个身,小巴掌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正胡思乱想的秦京茹好似糟了雷击一般,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浑噩噩的脑海突然猛烈的翻腾起来,整个人都变得无比清醒,一个危险的想法在电光火石间滋生而出!

    既然活着难,那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为了口吃的?

    还是为了哪一份舍不下的牵挂?

    秦京茹冥思苦想,也没想得出自己还有什么牵挂。

    是了,她已经无牵无挂,更没有人会再牵挂她。

    她的存在对于其他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可言,甚至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也是无足轻重的。

    所以……不如就死了吧?

    与其为了那口吃的让别人来糟践自己,还不如一死了之来的痛苦呢。

    下辈子,一定不做女人了!

    产生了这个想法后,秦京茹就跟魔障了似的,一股死志迅速在她脑子里蔓延开来。

    半晌后,她突然缓缓坐起身,窸窸窣窣的下了炕,借着微弱的月华,她从衣柜里找出来自己来时带着的包袱,那里面有她出嫁时穿的新衣裳。

    是她男人卖了家里的五只老母鸡给她换来的,料子上的一朵朵艳红的小花非常的好看,她一直喜欢的不得了,平时都舍不得穿的。

    她轻手轻脚的换上了嫁衣,又悄无声息的走到外屋,用冰冷的凉水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哭花的脸蛋,末了她又找出姐姐不怎么舍得用的雪花膏,奢侈的挖了一大坨,均匀的涂抹在苍白的脸蛋上。

    她秦京茹一直都是漂亮的,就是死也要死的好看些!

    少顷,她便打扮完自己,然后又凭着记忆来到外屋碗橱旁,摸索了好一阵才找到一根麻绳。

    闹出的动静不小,她姐姐秦淮茹被吵醒了。

    秦寡妇迷糊糊的睁开眼,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见朦胧中有一个黑影立在外屋,心中顿时一惊,不过当见到那影子的高耸胸脯后,她立马就知道是自己妹妹了,家里几个女的就数她最大,很好认的。

    “京茹,大半夜不睡觉你干嘛呢?我这刚睡一会就让你弄醒了。”寡妇不满的埋怨道。

    秦京茹身子一颤,刚积蓄起来的胆气瞬间弱了许多,不过死志犹在,

    她沉默了一瞬,才轻轻开口对姐姐道:“我……去茅房。”

    “回来时别忘锁门。”秦淮茹没多想,翻个身又接着睡下。

    “嗯。”

    秦京茹闷闷的应了声,将麻绳塞进怀里,踉跄着走出了贾家。

    夜里有些凉,寒风扑面,让她顿时一激灵。

    即将直面死亡的她,心思又乱了起来,各种纷杂的思绪汹涌而来。

    就这么死了么?

    应给没人会为我难过吧?

    也不知道谁来给我收尸。

    黑夜中,秦京茹脸上露出一抹渗人的惨笑,一步一步坚定的往院外走去。

    此刻她的心境很复杂,既有对死亡的恐惧,也有对解脱的向往。

    很拧巴。

    随着她离贾家越来越远,离死亡也就越来越近了,她心底的那抹恐惧渐渐开始放大,每迈出一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她走的非常艰难,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抬起脚似的。

    “啪嗒,啪嗒……”

    轻柔的脚步声中,秦京茹若行尸走肉般的走出了中院的月亮门,来到了前院。

    此刻,前院的大部分人家都已经睡下,只有楚家还亮着灯,隐约间能见到倪映红正再缝纫机前忙碌着,映在窗帘上的影子丰满且妖娆。

    秦京茹麻木的望了眼那道影子,便收回目光,拖着脚步继续前行。

    刚巧,楚大牲口这时正好到家,人生得意且酒足饭饱的他又开始思那啥起来,此时他的思绪也挺拧巴的。

    是先吃蜂蜜冰激凌,还是先吃水果冰淇淋?

    诶,好纠结!

    楚主任哼着曲,推着车,刚一进院门,就撞见了鬼魂似的拖着脚往出飘的秦京茹,那都快化为实质的怨气吓得他尾巴根都缩回去了:“卧槽!京茹啊?这大晚上干嘛去啊?你吓我一跳!”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大佬恒,秦京茹瞬间愣住,紧跟着脑子里就回想起了楚恒跟她说过的那句话。

    有事跟哥说!

    他这么有本事,能不能帮到我?

    秦京茹心底的那一缕对生的渴求再次复燃。uJ3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