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相对湿度》 作者:可有可无 骑蛇难下笔趣阁

更亲时间:2021-12-07 13:36:14 

   次日一早,朝堂之上果然如庄喜乐所料那般,有备而来的御史毫不犹豫的弹劾了君家人私下放贷的事,同时提到了那个被逼至死的商户。

  “君于群君大人虽然官阶不高却也是朝廷命官,如此知法犯法和草菅人命有何区别?”

  负责朝廷钱行万汇行的邱大人站了出来,义愤填膺,“臣亦弹劾君于群知法犯法,损害朝廷利益,枉顾朝廷法度。”

  “皇上,朝廷有钱行为往来的商户提供便利,就是因为有君大人这种不顾朝廷利益的人存在才滋长了地下钱行,让其疯狂扩张,进一步蚕食本该是万汇行的利润。”

  庄良正、庄良禾兄弟两人面色如常的听着,只要不是弹劾广平侯府,弹劾喜乐,他们管不着。

  “微臣提议严惩君于勤,同时部署更多的人手查处地下钱行,断其根本。”

  打理万汇行的两个大人跳的欢,不过这些人都聪明,没有将广平侯府牵扯进来,毕竟谁也不想得罪那个已为人母的喜乐郡主。

  皇帝坐于高位,“朕想问在场的大人一个问题,万汇行出借银子的利息明明更低,为何那些精于算计的商户会去借地下钱行的钱?”

  “需知地下钱行出借银子的利息可还是要高上两三成。”

  朝臣顿时开始频频左右回望,万汇行本就是不赚钱的买卖,不赚钱的理由那自然是地下商户的可恶,可皇上如此一说,倒是让他们品出来几分不同。

  这是觉得万汇行有问题了啊?

  邱大人心里咯噔一下,不晓得弹劾君于群怎么就弹劾到自己身上来了,顿时浑身发冷,惶恐不安。

  皇帝沉声道:“邱知问,你来回答朕的问题。”

  邱大人冷汗直冒,最后竟然一脸惶恐的跪了下去,皇上的问题太过于诛心,他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万汇行交到你的手中,有整个朝廷作为依仗,你却将其经营的半死不活,任由那些见不得光的地下钱行将其狠狠的踩在脚底,你不但不反思却一直给自己找理由,如同装备精良的将领却被一群乞丐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一般,你让朕如何信你?”

  一旁站着的武将觉得皇上这话也诛心了,别说他们没有装备精良过,他们就是穿破衣也没被乞丐打败过啊。

  一时间不少武将的目光都看向了邱大人,一脸的不爽。

  邱大人心如死灰,伏在地上,“皇上,微臣有罪,万汇行章程冗长十分不便,微臣有罪。”

  “明知其中的问题为何不思改善?”

  邱大人一脸苦涩,,心里叹息着自己的仕途只怕是要完了。

  一众朝臣也品出了更多的不同。

  下了朝,君元识早早的回到了府中,和庄喜乐说起了今日早朝发生的事,言谈之间也觉得皇帝必然是心动了,接下来钱行的事必定会有大动作。

  这头庄喜乐正想着李辉的事,今日早上谢夫人派人来传了话,想要请庄喜乐再过府一次。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就是有戏?”

  君元识对这样的事更是不知,“也有可能是想要当面回绝也未可知。”

  庄喜乐干笑两声,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站起来舒展了四肢,“眼看就年底了,府中本来就忙,这下子是更忙了。”

  “皇上可有说要如何处置大伯?”

  还没等君元识回话门外就有人通传君于群来了,庄喜乐是不耐烦再去处理这个事的,君元识只得先行过去。

  君于勤得知的今日早朝的情形,心里生出了无限的希望,虽然他被弹劾但皇上并未就此事发表意见是不是,说不得还有转机呢?

  他迫切想要来侯府得到最为真实的答案。

  庄喜乐吩咐了人去找庄振霄,皇上想要动钱行的心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她也好开始准备。

  “四妹妹,你说的是真的?”

  半个时辰后庄振霄出现在了侯府,一听到庄喜乐的话下意识就站了起来,“真的会这么做?”

  庄喜乐笑眯眯的开口,“事情是我向皇上提议的,但能不能成我还不知道,但我想先让八哥知道消息,也有个打算,不过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八哥可别说给其他人听。”

  “放心,我不说,我一个字都不说。”庄振霄激动来回走的两圈,眼里全是兴奋的光,“你不知道,地下钱行那些人的买卖做的有多大,实在是那个生意简直一本万利,只要进去的都赚的盆满钵满。”

  “也不是我口气大看不上万汇行,那些人拿钱不办事,大好的一个聚宝盆都能被他们经营的半死不活,若是给我机会,只需要半年的功夫我就能让他风生水起。”

  庄振霄坐到庄喜乐身边,“妹妹,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能联合几家大的商户,银钱都不缺,能不能走走皇上的路子,咱们还是给皇上拿分红。”

  他伸出了两只手指,“每年都给皇上利润的这个数,只要能拿到资格就行。”

  庄喜乐挑眉,“八哥,你现在不会也在做这个生意吧?”

  庄振霄连连摇头,“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做这个,但我知道谁在做。”

  就这一会儿,他心里已经有了一套的法子,但也晓得如果消息出来只怕那些人都要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谁的路子都皇上这条路子来的硬呢。

  庄喜乐心里松了口气,随即又笑了,依照庄府向来谨小慎微的性子,怎么可能做违法乱纪的事。

  “此事若是要成,永安王比皇上更好使,很大的可能会是由永安王来主导。”

  但是要和永安王打交道,她不是很愿意哇,实在是她怕吃亏,算不过他。

  “妹妹,这要是真的,你可就是我的希望了。”庄振霄眼巴巴的看着她,“那可是钱行啊,不仅是在京都开,可以开到全国的,想想每年多少银子进账,只要拿到资格,这只生蛋的金鸡也就到手了。”

  “如是你不出面,我就是有再多的银子也没戏,妹妹,八哥求你了。”

  庄振霄心里已经不淡定了,这样的机会错过了他要后悔一辈子。U5H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于皇帝而言,庄喜乐的这个建议无疑就是无本买卖,国库不丰,需要银钱的地方太多,别说一千万两,就是五百万两他也很心动。

  他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永安王唇角一抹浅笑,“只可惜喜乐郡主不是男儿,若不是朝堂之上必然会多一员虎将。”

  当然,若她是男儿,西康郡王之位就是她的。

  皇帝笑了,“她若真是男儿朕就要头疼了。”

  脑子好,胆子大,背后又有势力,手里又有兵权,轻易是驾驭不了了,还是当个女子好,嫁了人相夫教子打理庶务,偶尔进宫替他分忧,这样就极好。

  永安王放下手里那本吴家的账册,说起了正事,“整个大厉的钱行除了朝廷所属的万汇行外还有属于民间的天成号、丰宝隆以及另外两家,但除了万汇行可以对外借钱外,其他的原则上都不行,据我所知,他们私下里的也会做,但做的不多。”

  “说起来这些钱行的权责是不太清晰,要是真的出了事也是麻烦,可以趁着这次机会重整大厉的钱行,喜乐郡主所说的监管银子倒是提醒了我,其他几家钱行也应该要给,以防万一。”

  “对百姓来说也是好事,他们更加的放心将银子存到钱行。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忽然觉得心头一片清明,眼底有些激动之色,若是此事办好了以后朝廷将有源源不断的银子进来。

  简直大善。

  这一夜,永安王并未出宫,一直在御书房和皇帝商议到了天明。

  话说君元识和庄喜乐夫妻二人出了宫,还在马车上庄喜乐忍不住说起了这个事,想着能不能在里面插上一脚,毕竟没有谁会觉得自己银子多啊。

  “对了,这事我得要先通知下我八哥,这可是机会,若是皇上最终采纳了我的提议,我觉得朝廷必定会新增设一个管理钱行的衙门,又会有很多的位置出来,这回可真的是肥缺啊,你快想想有没有谁能弄进去的。”

  “若是要真的要将地下钱庄摆到明面上来,那肯定少不了大的商户,哎哟,皇商包家的夫人和我大嫂熟悉,我要不要先请她到府里来,混个脸熟?”

  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君元识面上露出一抹笑来,搂着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看来为夫不及夫人良多,只能苦哈哈的赚一些辛苦钱。”

  庄喜乐笑眯眯的伸出手在他脸上胡乱的摸了一把,“哎呀,看来要不了多久我就要赚钱养家了,请你一定要貌美如花,最近一张俊脸被风吹的,都粗糙了。”

  君元识也由着她的乱摸,半晌才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还请夫人多多心疼我,我心情一好就更俊了。”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啊~”

  两人喜笑颜开的回了家,夏嬷嬷赶过来说本家的人还没回去,夫妻两个十分有默契的变了脸色,一脸的凝重。

  等到见了几人君元识便说道:“该说的都和皇上说了,皇上雷霆大怒说绝度不能轻饶,还好夫人到的及时,一番恳求之下皇上才勉强消了一些怒气,至于结果或许要等上两日,具体可能还要看明日早朝的情况。”

  君家的几人也不知道该不该松了这口气,心里七上八下的更加的难受,君元群朝庄喜乐拱手,“多谢弟妹,弟妹的大恩不敢忘记,往后若有需要尽管差遣。”

  “不客气。”忙活了这么久总算还有人记得给她道声谢。

  君元识淡淡的说道:“皇上有其他的事要处理,今日不会再宣召大伯了,先回去歇着吧。”

  如此,本家的几人才回去了,庄喜乐默默的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回到了的荣和院,还没说话三个孩子就看到了他们,小嘉惠更是朝着庄喜乐‘啊啊啊啊’说话,好似在问她去哪里了。

  庄喜乐上前抱过小嘉惠香了几口,“我的小嘉惠,有没有想娘亲?”

  “偏心,偏心的没边了。”

  老侯爷替两个曾孙子不服气,“赶紧的抱抱两个小子。”

  庄喜乐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就这眼神、这语气,活像她是后娘一般。

  将小嘉惠给了君元识,又一手抱起一个小子,连个小子高兴的攀上她的肩膀,‘咿咿呀呀’的说着话,而后就窝在了她的身上不下去。

  老侯爷目光一瞥扫向了君元识,“你看看孩子是怎么和娘亲的,你岳父给你说那么多话都白说了,不着家。”

  “不像话!”

  如此,庄喜乐心里平衡了。

  等着用过了晚饭,三个孩子都睡着,庄喜乐两人才和老侯爷说起了在御书房的事。

  听着庄喜乐兴致勃勃的说起她御书房给皇帝出的‘宏图大计’,老侯爷一阵失神,“你不是进去捞你大伯他们的?”

  庄喜乐很是认真的点了头,“我就是去捞他的呀,我捞了,真的。”

  “她真的捞了。”君元识给她了证,虽然只是一句话,但这句话的威力可不小。

  庄喜乐凑上前说道:“京都这个地方不适合大伯,太复杂了,他玩不转,我请皇上能不能考虑将他外派,若是在任上做出成绩,回来自然也就升官了。”

  “说实话,就他一连犯了两个事来看,皇上最轻也要将他一撸到底,断绝仕途,能外派绝对就是意外之喜了。”

  所以说,她是真的出了力的,至于具体结果她就不能保证了。

  老侯爷想了想也就点了头,“你大伯母那个人我会建议让她以后都不要出府,也不能跟着外派。”

  到了任上天高皇帝远的,谁知道她还能做出什么事来,那妇人的胆子太大。

  这一点,庄喜乐并未发言,也轮不到她来说话。

  片刻后老侯爷又赞赏起了她出的主意,主要是能快速的看到银子,皇帝不可能不动心,说起来也算是本家的人运气好,这主意一出那就是功劳,皇帝龙颜大悦自然就要给两分颜面,外派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这事到这里也就没你们什么事了,等着最后的结果就行。”U5H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