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车 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

更亲时间:2021-12-09 08:03:34 

   也不怪谢文倩生气,作为这场战争的亲历者,这些日子莲台民团打了多少恶仗她是最清楚的,这些天她亲手救治的重伤员就不下百人。

  肠子被打穿的,手脚被炸断的乃至烧伤毁容的数不胜数。

  据统计,这一仗里,民团光是战死的人就不下两千人,受伤的也有一千多,其中重伤后不能重返战场的人就达到三百多人,这么惨重的损失换做其他部队恐怕不休整个三五个月根本没法恢复战斗力,可阎锡山只是发了个惠而不实的通报嘉奖,立马就下令高洪明前去支援八路军作战,这不是把自家男人往死里逼吗?

  “洪明,咱们不去,阎长官麾下十多万兵马放着都快发霉了,让他派自己的晋绥军去!”

  看着谢文倩气鼓鼓的模样,高洪明微微一笑,伸手在她娇嫩的俏脸上捏了一把,“你不用急,这次回到莲台后,我终归是要休息一段时间才出发的,顺便把咱们的婚事办了,总不能委屈了你,所以你不用着急。”

  “呸……谁……谁着急了。”

  谢文倩俏脸变得通红起来,狠狠的剐了他一眼,不过原本焦急的心确实安定了不少。

  高洪明哈哈一笑,他自然看得出谢文倩的口不对心,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柔声道:“文倩啊,我知道让你以姨太太的身份嫁进来确实是委屈了你。

  不过你放心,除了名份上和秀莲有区别之外,你和秀莲都是一样的,秀莲该有的东西你都会有,咱们将来的孩子也都是一样的,在我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嫡庶之别,他们都是可以继承家业的。”

  谢文倩斜眼看着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犹如三月的春雨般湿润,轻哼了一声:“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才好,对了……你上次跟我爹说的,咱们第二个男孩要过继给我爹继承我们谢家的香火还算数吗?”

  “当然算数啦。”

  高洪明拍着胸脯道:“我高某人说话向来都是一口唾沫一颗钉,只要你愿意生,别说第二个了,就算是第三四个男孩都随你爹姓也没问题啊。”

  “呸……谁跟你生第三第四个了。”谢文倩羞怒的在他胸口轻轻锤了一下,“你当我是老母猪啊,还第三第四个!人家最多……最多给你生两……三个,女人生太多孩子会伤身的。”

  高洪明搂着怀里的佳人连连点头:“好好……你说生几个就生几个,我都听你的。”

  两人坐在后面自顾自的说话,坐在驾驶室的大宝则是专心开着车,心里却在安安叫苦,不知道该不该将听到的话并报给自家少奶奶。

  虽然秦秀莲是高家名正言顺的少奶奶,对手下恩威并施可谓极有手腕,但后面这位也不简单,高家在莲台县那也是有头有脸的,这位谢医生可是手握整个医疗大队的资源。

  而且谁能保证日后自己每个小病小灾的,自己要是偷偷向少奶奶高密,惹恼了这位谢医生,以后要是落到了她手里,她在看病的时候多开一味药或是少开一味药,那可是会要人命的啊。

  高洪明自然不知道此刻开着车的大宝正天人交战,哄完了我们的谢医生后,他的心思又陷入了沉思。

  这次在栖霞关和四十一师团硬碰硬的干了一仗,虽说重创了四十一师团,但也将自己的全部实力展现在日本人面前,今后日本人想要再次对付他,势必会更加小心谨慎了,这对于他而言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PS:请各位老爷十分钟后再看

  防盗……防盗……

  看着被吓得睁大眼睛的大宝,高洪明很是无奈的撇撇嘴,现在的他已经很肯定,自己已经成为了众多穿越大军的中的一员,而且还穿越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年轻人身上。

  但是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感到高兴,人家穿越都是到异界,或是穿到十年八年以前,凭借着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大杀四方吃香喝辣,可自己却传到八十多年前的抗战时期。

  这算怎么回事?

  虽然高洪明在现代社会里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但起码在市区里有两套房子,银行里的存款也是七位数,一个刚泡到手的漂亮女友,如果不出意外这辈子应该能够无忧无虑的过下去,怎么到酒吧跟朋友喝醉后一觉醒来就变成这个样子。

  在他看来,打日本鬼子这种这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交给革命先烈做去就好了,让他这个连枪都没摸过几次的普通青做这种高难度的事是不是太难为自己了。

  不过高洪明最大的优点就是看得开,根据穿越定律,百分之九十九的九九九的人穿越之后都是回不去的,既然如此再伤心也没用,还是先顾着眼前吧。

  想到这里,高洪明叹了口气道:“大宝,你哭啥,少爷我还没死呢,不就是失忆了么?你再告诉我一遍不就得了,你这么哭天抹泪的有意思么?”

  听了高洪明的话,大宝惊异的望了他一眼:“少爷,看来你真是得了失魂症了,连性子都有些不一样了。”

  “你这不废话么?赶紧的,把少爷我的来历给我说一遍!”高洪明一阵腻味,虽然他对这具身体的前任不认识,但从他居然还有下人来看,这具身体的出身估计也不怎么简单。

  “少爷,是这样的.......”

  大宝抹了把眼泪,才将他的身份娓娓道来.......

  高洪明听后这才明白,原来这具身体的前任名字确实犹如毕业证上所说的那样跟自己同名同姓,今年二十五岁,山西莲台县人,出身于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户人家。

  而高家的千顷地里就只有他这么一颗独苗,高洪明的母亲生下他没多久就撒手人寰,高洪明的父亲,高家老爷从小就将把宝贝得不行,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那还是轻的。

  再加上高家的权势,于是就养成了高洪明的纨绔性子,虽然不至于做出欺男霸女的事情,但平日里总喜欢和一些狐朋狗友一起横向乡里,顺带着调戏一下大姑娘小媳妇,不过高洪明虽然为人纨绔,但也不是不可救药,那就是他从不用强,所以又得了一个不强人所难高洪明的绰号。

  就这样,高洪明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五台里混出了不小的名号,而大宝就是从小被高家收养的一个孤儿,从小就跟着高洪明一起长大,无论是对他还是高家都是忠心耿耿。

  后来高家老爷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再这样下去估计就得毁了,思绪再三后,于三年前将其送到了外地一所师范学校念书,直到今年才毕业返乡。

  只是刚回到家,就获悉了惊天噩耗,高老爷居然在前些日子出去收租的时候遇到了一队巡逻的日本鬼子,被日本人给打死了,高家的几名护院拼死抵抗,这才将高老爷的尸体给抢了回来。

  得知噩耗的高洪明如同五雷轰顶,当场立下誓言,和日本鬼子势不两立。

  高家在莲台县也算是大户人家,有权有势,家里甚至还养了几十名护院和二十多条枪。

  受到刺激的高家少爷不顾旁人的劝阻,在短短半个月之内就拉起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对外则打出了莲台县民团的称号。

  只是队伍拉起来容易,但武器的问题却是个大问题,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地主,想要一下子弄几百条枪谈何容易。

  为了武器,高家少爷急得都上火了,四处联系人购买军火,前两天好不容易联系上一名军火贩子,对方说有一批军火要出手。

  高家少爷不疑有他就凑了一笔钱,带着大宝和二十多名民团士兵去了,只是没曾想却是对方设下的一个陷阱,他们刚来到约定的交易地点就遭到了对方的伏击,高少爷当场受了伤,要不是大宝带着民团士兵拼死将他救回来,恐怕这家伙早就死透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高少爷受了伤,这才有了高洪明的穿越。

  听到这里,高洪明算是大致明白了自己这具身体的基本情况。

  简单的说,就是一个被宠坏的熊孩子性格,急躁、易冲动、经常会做出一些比较中二的事情来,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别人了。

  高洪明随即又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大宝,现在咱们在哪?”

  “少爷,咱们现在在县郊外的小曹村,您不是说在城里编练民团动静太大,容易引起晋绥军和鬼子的注意吗,所以才将练兵的地方放在这里。”

  “唔……我知道了……”

  高洪明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口又问道:“对了大宝,刚才那位谢医生是哪的人,成亲了吗?”

  过了半天,却没有听到大宝的回答,他眉头一皱,“大宝,我问你话呢。”

  大宝犹豫了半天,这才有些别扭的说了句:“少爷,我知道您喜欢谢医生,可您别忘了,您可是有媳妇的人,而且少奶奶为人那么好,您可不能为了谢医生就休了少奶奶啊!”

  “什么……我有老婆了?”

  一道闪电划过钱洪明的脑海。

  看到高洪明的模样,大宝一拍脑袋:“您看我这记性,刚才忘了跟您说了……”

  随着大宝的叙述,高洪明这才明白,原来他那死去的便宜老爹得知儿子准备毕业回家后,生怕他又恢复往日的纨绔脾气,于是便做主给他定了门亲事。

  而且最绝的是,高老爷子为了怕儿子反对,居然在四方邻居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让女方抱着一只写了高家少爷生辰八字的公鸡拜了堂,根据当地的风俗,俩人便算是正式成了亲。

  回家得知这个消息的高家少爷一时也傻了眼,他也没想到自家老子居然做得这么绝,只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就算想反悔也不可能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下来。

  而且他之所以带着新建的民团跑到郊外练兵,估计也有多着那位新婚老婆的意思。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已经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心情的高洪明无力的摆了摆手,大宝见状会意的退了出去

  长吐了口气,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高洪明感到有些心神疲惫,同时一股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

  就在昨天,他只是现代社会里一名无忧无虑的年轻人,可现在他却要背负着沉重的压力。

  家里那还未见过面的媳妇,还有大宝这些跟着他讨生活的下人以及民团那刚招募几百名士兵,所有人的吃喝拉撒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以前看到抗战史时,他的心里或许有位那些浴血奋战的前辈先烈感到景仰,也为那些再如此恶劣条件下依然拼死抵抗的勇士而感动,但对于他这个95后而言那也仅是一段历史而已。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要亲身经历这段历史,试问他心里如何不紧张?压力如何不大?

  他努力回想了良久,想要提取这具身体的记忆,但却没有任何头绪。

  一直想到脑袋发胀,一股昏昏沉沉的睡意袭来,他习惯性的抬起了左手朝着手腕看去,随即整个人就怔住了。

  此时他的手腕上凛然戴着一支手表。

  好吧,即便是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手表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但这块手表不同,他是高洪明上大学时,他的父将他戴了几十年的上海牌手表送给了他。

  发黄的镜面,陈旧的框架和那条褐色的人造革的表带无不表示这块表就是那块伴随了他四年大学生涯的老古董。

  怎么也想不到,这块据说是爷爷传下来的手表居然也跟着穿越到了这个时代,不是说好了魂穿的么,这玩意是怎么跟过来的。

  “咦……等等……

  就在高洪明盯着手表发愣的时候,原本因为岁月而变得发黄模糊的表面开始发生了变化,居然变得光洁白净,好像新出厂的一样?”

  正当高洪明聚精会神的查看手表时,一股莫名的信息突然从手表传到了他的脑海里。

  这股信息洪流颇为庞大,弄得回过神来的高洪明脑瓜子生疼生疼的。

  半个小时后,神情依然有些呆滞的高洪明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又看了看窗外的月亮,整个人都是木木的。

  “这算什么,带着!”cA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看着一副恍然大悟表情的众人,李云龙心里别提有多尴尬了,好不容易在一帮老战友面前装了一把,没曾想却被旅长毫不留情的给揭穿了。

  而看着李云龙一脸悻悻表情的陈旅长心里也暗自好笑,不过他也不怪李云龙,毕竟装是人类的本性,老话都说了,富贵不还乡入锦衣夜行,好不容易弄了点好东西,还不兴人家炫耀一下啊。

  不过有件事他并没有向在场的他团长们说明,其实在高洪明发来电报之前,二战区长官部还向八路军总部发了一封电文。

  电文上大肆表彰了莲台县民团在栖霞关给予四十一师团重创,共歼敌一万两千余人的事迹。

  当时八路军总部首长在看到这封电文是第一个反应就是二战区长官部的人想立功都想疯了,要是一个地方民团都能重创日军一个师团,歼敌一万多人,华夏早就反攻到日本本土了,还用得着打得那么辛苦吗?

  总部几名首长商议过后,一致认为肯定是他们发动的百团大战刺激了阎锡山,以至于为了不失颜面才编造出来的一个谎言。

  至于说为什么是高洪明的民团重创了日军而不是其他晋绥军,道理很简单,因为好圆谎啊,即便是日后谎言被戳穿,他们也可以推到高洪明的身上,说高洪明谎报战功,他们也是受到了懵逼云云,毕竟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就没有比高洪明更合适的背锅侠了。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尽管当事双方都认为这是一个谎言和笑话,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戳穿它,反而一个煞有其事的通报嘉奖,另一个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假装不知道。

  而随后当八路军总部收到高洪明通过李云龙转发的电报,得知高洪明因为刚跟四十一师团在栖霞关血拼一场,暂时无力赶来支援而心生愧疚,特地派人送来一批物资后,所有人都被高洪明的行为给感动了。

  这是一个厚道人,这人品实在是没的说的。

  会议室里的众人笑过后,一些心思敏捷的人立刻意识到了,别看李云龙成了众人调侃的对象,看似糗大了,但仔细一想,这家伙其实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啊。

  两千支全新的德国原厂98K步枪、四十万发子弹外加五万个防毒面具啊,这是多大的一笔物资?

  不客气的说,对于八路军来说,仅凭这两千支步枪就能扩建一个主力团,更重要的是,高洪明发给总部的电报可是通过李云龙转发的,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李云龙和对方相交莫逆啊,没看到李云龙这家伙自从认识了高洪明后,原本穷得叮当响耗子进去都得含着泪跑出来的独立团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里老母鸡变鸭,一下子就抖起来了。

  原本才一千二三百人的独立团已经扩张到了两千多人,不仅全团都换上了日械武器,机枪更是配备到了排一级单位,就连炮连也组建上了,而且炮弹的储备居然破天荒的达到了三位数。

  三位数啊,旅部的炮营都没这么阔绰吧。

  不仅如此,李云龙这小子居然还隔三差五的给总部首长送肉罐头、香烟、咖啡这些洋货。

  面对突然阔气起来的李云龙,不少团长眼红得跟什么似的,可眼红也没用,谁让李云龙跟人家的私人交情深厚呢,据说前段时间高洪明攻打平安县城的时候,李云龙不顾劝阻执意要率领独立团前去帮场子。

  这属于雪中送炭的交情,别人想羡慕也羡慕不来。

  PS:请各位老爷二十分钟后观看

  防盗……防盗……

  看着被吓得睁大眼睛的大宝,高洪明很是无奈的撇撇嘴,现在的他已经很肯定,自己已经成为了众多穿越大军的中的一员,而且还穿越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年轻人身上。

  但是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感到高兴,人家穿越都是到异界,或是穿到十年八年以前,凭借着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大杀四方吃香喝辣,可自己却传到八十多年前的抗战时期。

  这算怎么回事?

  虽然高洪明在现代社会里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但起码在市区里有两套房子,银行里的存款也是七位数,一个刚泡到手的漂亮女友,如果不出意外这辈子应该能够无忧无虑的过下去,怎么到酒吧跟朋友喝醉后一觉醒来就变成这个样子。

  在他看来,打日本鬼子这种这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交给革命先烈做去就好了,让他这个连枪都没摸过几次的普通青做这种高难度的事是不是太难为自己了。

  不过高洪明最大的优点就是看得开,根据穿越定律,百分之九十九的九九九的人穿越之后都是回不去的,既然如此再伤心也没用,还是先顾着眼前吧。

  想到这里,高洪明叹了口气道:“大宝,你哭啥,少爷我还没死呢,不就是失忆了么?你再告诉我一遍不就得了,你这么哭天抹泪的有意思么?”

  听了高洪明的话,大宝惊异的望了他一眼:“少爷,看来你真是得了失魂症了,连性子都有些不一样了。”

  “你这不废话么?赶紧的,把少爷我的来历给我说一遍!”高洪明一阵腻味,虽然他对这具身体的前任不认识,但从他居然还有下人来看,这具身体的出身估计也不怎么简单。

  “少爷,是这样的.......”

  大宝抹了把眼泪,才将他的身份娓娓道来.......

  高洪明听后这才明白,原来这具身体的前任名字确实犹如毕业证上所说的那样跟自己同名同姓,今年二十五岁,山西莲台县人,出身于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户人家。

  而高家的千顷地里就只有他这么一颗独苗,高洪明的母亲生下他没多久就撒手人寰,高洪明的父亲,高家老爷从小就将把宝贝得不行,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那还是轻的。

  再加上高家的权势,于是就养成了高洪明的纨绔性子,虽然不至于做出欺男霸女的事情,但平日里总喜欢和一些狐朋狗友一起横向乡里,顺带着调戏一下大姑娘小媳妇,不过高洪明虽然为人纨绔,但也不是不可救药,那就是他从不用强,所以又得了一个不强人所难高洪明的绰号。

  就这样,高洪明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五台里混出了不小的名号,而大宝就是从小被高家收养的一个孤儿,从小就跟着高洪明一起长大,无论是对他还是高家都是忠心耿耿。

  后来高家老爷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再这样下去估计就得毁了,思绪再三后,于三年前将其送到了外地一所师范学校念书,直到今年才毕业返乡。

  只是刚回到家,就获悉了惊天噩耗,高老爷居然在前些日子出去收租的时候遇到了一队巡逻的日本鬼子,被日本人给打死了,高家的几名护院拼死抵抗,这才将高老爷的尸体给抢了回来。

  得知噩耗的高洪明如同五雷轰顶,当场立下誓言,和日本鬼子势不两立。

  高家在莲台县也算是大户人家,有权有势,家里甚至还养了几十名护院和二十多条枪。

  受到刺激的高家少爷不顾旁人的劝阻,在短短半个月之内就拉起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对外则打出了莲台县民团的称号。

  只是队伍拉起来容易,但武器的问题却是个大问题,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地主,想要一下子弄几百条枪谈何容易。

  为了武器,高家少爷急得都上火了,四处联系人购买军火,前两天好不容易联系上一名军火贩子,对方说有一批军火要出手。

  高家少爷不疑有他就凑了一笔钱,带着大宝和二十多名民团士兵去了,只是没曾想却是对方设下的一个陷阱,他们刚来到约定的交易地点就遭到了对方的伏击,高少爷当场受了伤,要不是大宝带着民团士兵拼死将他救回来,恐怕这家伙早就死透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高少爷受了伤,这才有了高洪明的穿越。

  听到这里,高洪明算是大致明白了自己这具身体的基本情况。

  简单的说,就是一个被宠坏的熊孩子性格,急躁、易冲动、经常会做出一些比较中二的事情来,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别人了。

  高洪明随即又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大宝,现在咱们在哪?”

  “少爷,咱们现在在县郊外的小曹村,您不是说在城里编练民团动静太大,容易引起晋绥军和鬼子的注意吗,所以才将练兵的地方放在这里。”

  “唔……我知道了……”

  高洪明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口又问道:“对了大宝,刚才那位谢医生是哪的人,成亲了吗?”

  过了半天,却没有听到大宝的回答,他眉头一皱,“大宝,我问你话呢。”

  大宝犹豫了半天,这才有些别扭的说了句:“少爷,我知道您喜欢谢医生,可您别忘了,您可是有媳妇的人,而且少奶奶为人那么好,您可不能为了谢医生就休了少奶奶啊!”

  “什么……我有老婆了?”

  一道闪电划过钱洪明的脑海。

  看到高洪明的模样,大宝一拍脑袋:“您看我这记性,刚才忘了跟您说了……”

  随着大宝的叙述,高洪明这才明白,原来他那死去的便宜老爹得知儿子准备毕业回家后,生怕他又恢复往日的纨绔脾气,于是便做主给他定了门亲事。

  而且最绝的是,高老爷子为了怕儿子反对,居然在四方邻居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让女方抱着一只写了高家少爷生辰八字的公鸡拜了堂,根据当地的风俗,俩人便算是正式成了亲。

  回家得知这个消息的高家少爷一时也傻了眼,他也没想到自家老子居然做得这么绝,只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就算想反悔也不可能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下来。

  而且他之所以带着新建的民团跑到郊外练兵,估计也有多着那位新婚老婆的意思。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已经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心情的高洪明无力的摆了摆手,大宝见状会意的退了出去

  长吐了口气,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高洪明感到有些心神疲惫,同时一股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

  就在昨天,他只是现代社会里一名无忧无虑的年轻人,可现在他却要背负着沉重的压力。

  家里那还未见过面的媳妇,还有大宝这些跟着他讨生活的下人以及民团那刚招募几百名士兵,所有人的吃喝拉撒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以前看到抗战史时,他的心里或许有位那些浴血奋战的前辈先烈感到景仰,也为那些再如此恶劣条件下依然拼死抵抗的勇士而感动,但对于他这个95后而言那也仅是一段历史而已。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要亲身经历这段历史,试问他心里如何不紧张?压力如何不大?

  他努力回想了良久,想要提取这具身体的记忆,但却没有任何头绪。

  一直想到脑袋发胀,一股昏昏沉沉的睡意袭来,他习惯性的抬起了左手朝着手腕看去,随即整个人就怔住了。

  此时他的手腕上凛然戴着一支手表。

  好吧,即便是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手表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但这块手表不同,他是高洪明上大学时,他的父将他戴了几十年的上海牌手表送给了他。

  发黄的镜面,陈旧的框架和那条褐色的人造革的表带无不表示这块表就是那块伴随了他四年大学生涯的老古董。

  怎么也想不到,这块据说是爷爷传下来的手表居然也跟着穿越到了这个时代,不是说好了魂穿的么,这玩意是怎么跟过来的。

  “咦……等等……

  就在高洪明盯着手表发愣的时候,原本因为岁月而变得发黄模糊的表面开始发生了变化,居然变得在高洪明盯着手表发愣在高洪明盯着手表发愣的时候,原本因为岁月而变得发黄模糊的表面开始发生了变化,居然变得的时候,原本因为岁月而变得发黄模糊的表面开始发生了变化,居然变得cA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