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一次接五个客人B肿了吗 十个人一起上我会不会坏掉

更亲时间:2021-11-23 15:51:56 

     李南山、王奇、田丰、黎民、云天空等东榜的考生这一次也是收到了听雨轩诗会的邀请,结伴前来听雨轩这里。

    只是没想到刚刚才进来,就遇到了如此让人不愉快的事情,竟然有人鄙视东榜的学子,顿时王奇就极其不爽的站出来说道。

    “几位兄台~”

    “在下浙江绍兴府徐文元,这位是浙江宁波府的张福~”

    听到王奇的话,对方微微一笑,接着倒是很有礼貌的介绍起自己来。

    “在下河中王奇~”

    “南云李南山~”

    “南洋田丰~”

    “交趾阮文杰~”

    李南山、王奇等人见对方有礼的介绍自己,几人也是纷纷介绍起自己的名字来,接着介绍完之后,大家又齐刷刷的看向刘晋和朱厚照。

    “额,我是京幾朱寿~”

    “北直隶昌黎县刘晁~”

    朱厚照和刘晋两人微微一愣,接着想了想也是随便说了个假名字。

    “原来是北直隶的朱兄和刘兄~”

    大家互相一番介绍之后,互相也是拱手致礼,尽管徐文元和张福似乎好像很是看不起来自北直隶的朱厚照和刘晋,更看不起东榜的李南山、王奇、田丰等人,但是毕竟是读书人,读书人嘛,诗书礼乐,礼字不能废。

    “刚刚徐兄和张兄似乎好事对我们东榜的士子颇有微词?”

    客套之后,王奇也是看着徐文元和张福说道。

    “对,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东榜的士子?”

    田丰也是跟着说道,他本身人不高,又长的黑,再加上鹳骨突出,既不符合大明人的审美,穿着长衫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有点沐猴而冠的样子。

    “不是我们看不起东榜的士子~”

    “我们只是在说一个事实罢了,要说才子佳人,那自然是我们江南之地最多了,其次就是北方了,至于两京十三省之外的地方,水平就堪忧了。”

    徐文元淡淡的说道,尽管语气是很委婉的,但大家都是读书人,岂能听不出他话语之中充满的鄙视。

    这也算是大明朝的一个传统了。

    从大明开国开始,大明北方的考生就考不过南方的考生,大明开国之后的第一次科举考试更是让南方的士子霸榜了,于是酿成了‘南北榜案’,从此以后大明的科举考试就分成了南榜和北榜。

    南方士子鄙视北方士子,这几乎是每次科举考试都会出现的事情。

    几乎每一次的诗会之类的,南北榜的考生都免不了要互相的比试一番,南方的才子,才华横溢,对于北方的才子,往往是没有看在眼中的。

    现在,从上一次科举考试设立东榜之后,这东榜的学子自然是最垫底的存在,故而也是一直遭到南方士子和北方士子的鄙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岂能因地域而看扁我们!”

    听到徐文元的话,李南云顿时就生气的说道。

    他是个天才,学习能力超强,尽管不是汉人,但要说学识嘛,还是相当不错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南云省的解元了。

    “就是,就是~”

    “我等虽是东榜考试,但学习勤奋,未必就比你们差多少,像李兄你是南云省的解元,力压南云省诸多学子夺得头魁,学富五车,难道会比你们更差?”

    田丰等人也是跟着纷纷说道。

    “咳咳~”

    “这光说不练假把式,嘴上吹牛谁不会啊。”

    “依我看啊,大家还是互相比一比,这孰高孰低,自然分高下。”

    一旁的朱厚照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顿时就来精神了,唯恐天下不乱提议道。

    “对,对~”

    “比就比,谁怕谁啊~”

    “没错,就该互相比一比,这样才能够知道孰高孰低,这江南虽然自古多才子,但未必人人都厉害。”

    听到朱厚照的提议,李南山、王奇、田丰这些东榜的士子顿时就纷纷嚷嚷着点头。

    至于徐文元、张福两人则是显得非常自信的笑了笑说道:“朱兄说的有理,是要比一比。”

    说完,两人就站在门口这里,每当有人进来的时候,立即上前去询问一番,然后将刚刚几人的比试的提议说了出来。

    于是很快,在门口这里就成了三伙人,南榜的士子、背榜的士子以及东榜的士子,一个个互相聚在一起,看着对方的时候都充满了火药味。

    文人之间的比文斗墨,那自然是要文雅很多。

    尽管南方的士子鄙视北方的士子,北方的士子又鄙视东榜的士子,东榜的士子又看南方的士子不爽,但彼此之间依然还是李兄、王兄、张兄的称呼来、称呼去的。

    “各位兄台~”

    “今天呢,刚好也是以文会友,这听雨轩也是精心筹划~”

    “眼前这个小湖,它周围一共有九个小亭,每一个小亭这里都有对应的考验,只要通过了考验就可以前往下一个小亭。”

    “九个小亭全部通过就可以前往湖中心的小岛阁楼上听一听听雨轩当家花魁的琴音。”

    徐文元看了看眼前众多的同期士子,笑着提议道。

    “好~好~”

    “比就比,谁怕谁啊~”

    “就是~”

    其他的众人一听,顿时一个个都不服的喊了出来。

    这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都是读书人,彼此之间自然是谁也不服谁,不互相比斗一番,自然是很难服气的。

    刘晋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顿时就笑的很开心。

    一下子就想起来当年自己参加科举考试时的参加诗会的一幕,何其的相似,只是当时是南北榜的士子们在互相比斗,现在多了东榜的士子而已。

    众多的士子很快就纷纷朝着第一个凉亭这里走去。

    第一个凉亭这里的考验倒是不难,是对对子。

    只见上联写着‘日月同辉永不落,万里疆土任驰骋!’,很简单的一个对子,但仔细的想一想,它又不简单。

    因为日月代表的是大明,永不落,再加上万里疆土,这是在说大明的疆域广袤,同时也是再说在大明的疆土上面,太阳和月亮永不落下,是日不落帝国!

    这很切合当今大明的情况,想要对出下联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老刘看你的了~”

    “我可对不上来。”

    朱厚照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尴尬了,这第一个都对不上来的话,丢人就丢大了,没办法,只能够悄悄求助刘晋。

    “天地共主恒万载,亿万子民颂天恩!”

    刘晋略微一想,便悄悄的对朱厚照说道。

    “哈哈,不错,不错~”

    朱厚照一听,顿时就开心的笑了起来,很快就用刘晋想出来的下联过了第一关。

    至于刘晋自己,随便一想又想出一个下联,也是很快就过了第一关,再看看第一个凉亭这里,大部分的才子都能够轻松通过,但依然还是有一些东榜的士子在哪里苦思冥想。

    很显然,这东榜士子的水平和南北榜的比起来,确实是有着较大的差距。

    特别是那些少数部族的士子,因为学习汉家文化的时间尚短,水平有限,简单的对子就将他们给难住,一个个苦思冥想,却始终想不出好的下联出来。

    不过也有人让刘晋刮目相看,来自南云省的李南云,虽然不是汉人,但水平相当高,当大家都还在前面几关苦苦思索的时候,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都已经接连过了四五关了,大有一口气冲到湖心岛阁楼的趋势。

    这种速度实在是厉害,就诸多来自南方的才子都忍不住刮目相看了。

    要知道这凉亭这边的题目可是越来越难的,很多来自南方的才子都有被难住,迟迟无法通过的。

    李南云这个高鼻深目,金发碧眼的南云省士子竟然能够如此迅速的想出答案,转眼间就快要接近湖心岛阁楼了,岂能不让人刮目相看。

    “有意思~”

    看到李南云如此迅速的通过一道道难关,刘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露出了浓浓的兴趣,于是也是带着朱厚照迅速的过关,朝着湖心岛阁楼这边前进。

    准备好好的在湖心岛阁楼这边会一会来自大明五湖四海的顶级士子,看看这些士子们的水平,当然了,也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培养的人才。

    这些传统的才子,虽然文采是很不错,但一个个都是儒家大工厂造出来的标准货,很难有所突破,思想禁锢的比较厉害,对于其它方方面面的知识知道的却是并不多,治国来说,更多的还是需要实干型的人才,而不是空喊口号的才子。weR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让整个京城变的更加繁华、热闹起来,随处都可以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才子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天论地,吟诗弄月,挥毫泼墨,引起一片叫好的声音,京城大大小小的商家,特别是自古以来风流才子都喜欢的青楼楚馆自然是少不了接着这个风头举办各种各样的诗会。

    名曰以诗会友,实则就是为了蹭蹭热度,提高下自身的知名度以便卖个好价钱。

    在这个可以合法开始青楼楚馆的时代,常规的手段已经难以吸引高段位的客人,唯有才子佳人、诗词歌赋等集合在一起,才能够让那些大金主们一掷千金。

    听雨轩在京城的青楼楚馆当中算是扛把子的存在,即便是进去听雨轩里面喝杯茶,随随便便也是要几两银子的,至于说想要找个听雨轩的姑娘陪你一起喝点小酒、唱歌什么的,那价钱就真的贵了,动辄几十、上百两银子。

    如果你有中意的姑娘,想要风流潇洒一次,听雨轩会告诉你,这里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没有在这里消费到一定的次数和金额,休想和这里的姑娘共赴鹊桥。

    这三年一次的科技考试,自然而然也是成为了听雨轩刷逼格的好机会,听雨轩的老板也是砸下了重金,邀请前来京城参加科举考试的才子们到听雨轩这里参加诗会。

    参加诗会不需要任何的钱,可是想要进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在门口就设下了考验,可以对对子,对上了可以直接进去,也可以猜字谜,才对了,也能够进入,当然也可以七部作诗、画画什么的,只要还算过得去也可以进去。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否则你纵然是腰缠万贯,一掷千金,抱歉,听雨轩的大门你也进不去。

    毫无疑问这绝对妥妥的玩的就是套路和逼格,明明是肮脏之地,却是和诗词歌赋之类的弄在一起,让你绝对逼格满满,肚子里面要是没点墨水,有钱你都进不去。

    可是偏偏这个时代的人就爱这个调调,不管是文人才子,还是那些有钱的土豪什么的,对这都趋之若鹜,有钱进不去,也只能怪自己肚子无墨,背地里花点钱买首打油诗混进去。

    至于说前来参加科举考试的这些才子们,那自然一个个神态高傲,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他们确实是有这个骄傲的资本。

    能够来参加会试的,那都是通过乡试的举人老爷,以大明现在的情况,这些举人老爷是可以直接去做官的,起步都是七品。

    当然如果能够在会试当中高中的话,那就是进士了,这就更不得了,以后前途无量,说不定在未来就可以权倾天下,手掌乾坤,言出法随呢。

    无论是现在,还是说将来,这些前来京城参加考试的才子,那都是这个时代最闪耀的人,自然而然也就非常的傲气了。

    “老刘~老刘,快点,快点~”

    听雨轩的门口,一身才子书生模样打扮的朱厚照正急匆匆的往听雨轩走去,身后跟着无奈的刘晋。

    本来说好的去视察下奔驰自行车厂的,结果也不知道朱厚照哪里听说了听雨轩这边有诗会,硬是被拉着来到听雨轩这里。

    自己堂堂吏部尚书,要是让人知道了来这种烟花之地,即便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估计着也是要被涂上几个污点的。

    尽管自古以来才子佳人,风流潇洒那都是一段佳话,自古才子多喜欢混迹烟花之地,甚至于以此为荣,但来自后世的刘晋还是觉得这种地方不去最好。

    很快,两人来到了听雨轩的门口,却是被门口的伙计拦了下来。

    “两位公子,想要进去也容易,只要能够随便抽一个对子对下,又或者是抽个字谜猜出来,再或者是写一手诗词,画画什么的,做到任何一项都可以进去。”

    伙计看了看朱厚照和刘晋,两人都是书生才子的打扮,头上的玉簪子,腰间的玉带和玉佩,还有手腕上的名贵手表,一身是丝绸青衫,这绝对是妥妥的大富人家的贵公子了。

    “不就是个青楼嘛,还玩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我们又不是没有银子,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旁边,很多被拦下来的人极其不爽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这些人一个个都衣着富贵,有些人甚至于带着很粗的金项链、手上戴着几个金的、玉的戒指,一副暴发户的气息迎面而来。

    敢来听雨轩消费的主,自然一个个都是有钱的主,不差钱的存在。

    听说听雨轩这边有诗会,同时还在里面搞了个什么选美才艺大赛,这让很多人心里面都痒痒的,慕名而来,想要进去看看。

    可是现在连门都进不去,自然是非常的恼怒。

    “各位,各位~”

    “并不是不让大家进去,只是这一次举办的是诗会,以文会友,里面都是从五湖四海前来赶考的才子,这如果没点文采,进去了恐怕也是很难玩得来。”

    门口的伙计很是傲气,尽管说的话已经很委婉了,可是意思却很明确,没点墨水还是别进去丢人现眼了,要不然出丑的可是你自己。

    更何况里面的可都是才子,未来的官老爷,可不是你们这些有点钱的暴发户可以比的。

    听到这个伙计的话,这些有钱的土豪们一个个却是非常的无奈,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三五成群结伴而来的才子们一个个略施文采就轻松进去。

    刘晋和朱厚照两个人对于这种小游戏,自然是也是非常轻松的就应付过去了,很快就进入到了这个听雨轩当中。

    听雨轩占地面积极广,里面是很多的院子,风格是江南园林的风格,非常的精致,装饰的也很有品味,随处可见的字画,还有各种各样精妙的对子以及以往一些才子留下来的优美诗词等等。

    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充满了才子文人的气息,丝毫没有青楼楚馆的胭粉之气,不过即便是随处可见的伺候人的丫鬟,一个个衣着考究,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极为不错,这让人对于这里的姑娘充满了无限的期许和瞎想。

    在小厮丫鬟的带领下,刘晋和朱厚照也是来到了一处以湖而建的大庭院处,这处庭院占地很大,中间有一个不小的湖,湖中心还有一座岛,岛上有阁楼,阁楼用轻纱装饰,微风吹动,轻纱飞扬,可以看到阁楼上面有佳人在抚琴弹奏,旁边有三五才子正一边饮酒,一边摇头晃脑似醉如痴的听着琴声。

    除了中间湖心岛的阁楼之外,围绕着这个湖,四周都有一座座小亭,小亭旁边还连接着别苑,每一处小亭的旁边都有不少的才子似乎在苦思冥想。

    有想出的则是高高兴兴的往下一处小亭走去,没有答上来,却是只能够到旁边的别苑去了。

    “还真是会玩!”

    看到这一幕,刘晋顿时就忍不住笑了。

    仔细的数一数围绕着小湖的小亭子,竟然有九个,这意味着要通过九关才能够最终有资格到湖心岛上面的阁楼上去听听歌,见一见听雨轩今年推出来的当红头牌花魁。

    这套路玩的,即便是这些才子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佼佼者,然而最后能够到湖心岛阁楼的,估计着也是寥寥无几,大部分的才子也只能够去旁边的别苑里面和听雨轩其她的姑娘聊聊心了。

    “没意思~”

    一旁的朱厚照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也是撇撇嘴说道。

    朱厚照嘛,虽然是太子,但是要说这文采嘛,恐怕连一般的秀才都不如,这想要到湖心岛的阁楼去听听曲,见见这听雨轩的头牌,似乎好像根本就没有可能。

    要知道这九道小亭,里面不仅仅有听雨轩这边话重金请人设置的难题,到了后面,还有前来参加这次诗会的才子们互相设下难题。

    对对子、猜字谜、写诗作赋、画画什么的,你几乎是要样样精通才行。

    文人嘛,曲水流觞,名士风流,什么东西都能够玩出花样来,没点墨水,你是真心玩不动的。

    “这两人肯定是东榜的考生~”

    “必然是了,东榜的考生嘛,大家都懂的,肚子里面墨水没有多少,全靠着朝廷恩典才能够来参加考试,要是放在我们江南之地,他们恐怕是连秀才都考不上。”

    刘晋和朱厚照两人驻足不前,倒是引来一阵鄙视,有几个才子听到刘晋和朱厚照的话,投来了鄙视的目光,同时也是断定刘晋和朱厚照是东榜的考生。

    “东榜的考生怎么了?”

    这时,还没有等刘晋和朱厚照回答,一伙才子模样装扮的人就走了过来,听到几个江南才子的话,顿时就显得极其的气愤。

    刘晋和朱厚照一听,连忙看了过去,只见这群才子,一个个虽然穿着长衫长袖,可是长相上和大明人有着巨大的差别,很多人一看就知道并非是汉人,而是来自大明各地的少数部族的才子。(未完待续。)weR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