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别动视频 学长~给我嘛~我想

更亲时间:2021-11-25 15:04:38 

     楚恒在正屋里跟那家人说了会话后,便与那清远一同进了书房。

    老头近日收来了一副古画,是宋代崔白的燕雀图,一进屋就连忙拿出来铺在书案上显摆,笑的满脸褶子:“瞧瞧怎么样,这可是我用一块明的古玉换的。”

    楚恒早已不是吴下阿蒙,虽然对古书画没有太多涉猎,但也是能品出其中几味的,这货一听是崔白的,刚忙的拿起旁边的手套带上,又拿来放大镜撅着屁股围着古画端详起来。

    心里是各种吃柠檬。

    崔白,生于北宋年间,是开始发挥写生精神的一代名家,开北宋宫廷绘画之新风,手法细致,形象真实,生动传神,富于逸情野趣,所画鹅、蝉、雀堪称三绝,而且存世数量稀少。

    老头的这幅燕雀图可谓是崔白的传世画作中的精品,不仅艺术价值极高,价格更是难以估量。

    楚恒流着口水端详了许久,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放大镜,由衷的赞叹道:“鸟雀的灵动在向背、俯仰、正侧、伸缩、飞栖、宿鸣中被表现得惟妙惟肖。树干在形骨轻秀的燕雀衬托下,显得格外浑穆恬澹,苍寒野逸,难得精品!”

    “不好我也不能换不是?”

    圆润的装完了逼,那老头赶紧卷上画轴,待把古画给收了起来后,便倒上水泡上茶,大马金刀的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高谈阔论的给楚恒讲解起崔白字画的特点,中间还夹杂着自己的一些对宋代古画的鉴定技巧。

    楚恒正襟危坐的在一边听着,时不时的还会发问几句,气氛很是和谐。

    俩人一直聊到四点,他才不得不结束这次拜访,离开了那家回。

    回去的路上,楚恒一边慢悠悠的蹬着车,一边回忆着刚刚那老头传授的知识,很快就到了单位。

    临近下班时间,店里这时也没什么人了,一群职工懒懒散散,吃瓜的吃瓜,织毛衣的织毛衣。

    楚恒溜溜达达进屋,先是跟小倪姑娘说了会话,又跑去大姨们那里听了听午间新闻,等快到五点的时候才背着手回办公室。

    写写算算一会,下班时间很快就到了,那货是一分钟都不愿耽搁,挎上包就领着小倪姑娘往家走。

    进了家门,他装模作样的走到橱柜前,先是把放在仓库里的五杯冰淇淋取出来放进去,然后才端着其中两杯淋了果酱的冰激凌走进卧室,剩下那仨留着等饭后在吃。

    外屋没有炉子,温度不比外面暖和多少,也不怕化掉。

    倪映红此时正在给炉子生火,见他端着自己惦记许久的冰淇淋进来,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连忙给炉子里添上煤球,踩着小碎步走到八仙桌前坐下,并把沉重的胸脯放到桌上,指着桌面道:“放这,放这!”

    像极了幼儿园里等待发饭小盆友。

    楚恒不由的一阵莞尔,小倪姑娘的童真一面可是很少见的,他笑着走过去把冰淇淋放下:“吃吧。”

    姑娘迫不及待的拿起老莫专属的小银勺挖了一点放进嘴里:“啊呜!”

    冰冰凉甜腻腻的味道让她露出陶醉之色,一双大眼睛都眯成了月牙,浑身都在雀跃。

    好像女孩子都很喜欢带点甜味的东西……

    “怎么样?”楚恒宠溺的摸摸她的头上的缰绳。

    “真好吃!”姑娘甜丝丝的朝他笑了笑,拿着自己刚用过的小勺挖了一大块送到汉子嘴边:“你也尝尝。”

    等楚恒吃下去了,倪映红才接着吃,时不时的还会再喂汉子一口。

    屋内气氛欢快又温馨。

    没一会的功夫,两小杯冰淇淋就被这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给瓜分掉了。

    倪映红欲求不满的朝楚恒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剩下那些呢?”

    “我说你不怕吃坏肚子啊?”楚恒翻了翻眼皮,伸手掐了下水果摊,笑道:“咱先吃饭成不?等吃完饭再吃冰淇淋。”

    “哎呀,我都忘了,饭还没煮呢!”

    姑娘俏皮的吐吐舌头,慌忙端着小碗起身,对汉子问道:“晚上你想吃什么?”

    楚恒想了想道:“带鱼吧,外面窗户根底下的木箱子里还有几条。”

    “你先喝会茶,一会就好。”倪映红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抹身就去了厨房。

    “好家伙,看见吃就不要命了。”楚恒好笑的摇摇头,抬手从仓库里拿出一个厚厚的本子跟笔,一字一句的将那清远今天将给他的那些知识给记在了本子上。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记忆终究会有遗忘或出错的时候,还是写在纸上要稳妥些。

    就这么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向来麻利的小倪姑娘就端着一盘香喷喷的红烧带鱼进屋了。

    楚恒连忙放下笔,收拾了下桌子,准备恰饭。

    姑娘的厨艺一如既往的出众,带鱼酱红光亮,肉质细腻鲜嫩,口味咸中带甜,标准的不能在标准了。

    美食当前,楚恒不由得食指大动,就着菜一口气干掉了四个窝头!

    小倪姑娘也不遑多让,足足出了五个……

    你得佩服人家这体质,吃的多是多,但这肉就往该去的地方去。

    等姑娘刷好碗筷,楚恒就颠颠去厨房拿出一杯冰激凌,回卧室后朝正准备擦玻璃的倪映红招招手:“来,给你做一个爆浆冰淇淋。”

    姑娘今天心情好,羞答答的走向汉子,打算犒劳一下他。

    ……

    翌日。

    沈天中午时来了趟粮店,给楚恒送来一些东西,是赵卫国特意托人从东北带来的。

    一大包猴头菇、榛蘑、木耳之类的山货,还有一些红肠跟干肠,看得出来,这北方大汉是真拿楚恒当朋友了,过年都还惦记着他。

    楚恒自然不会光收不送,礼尚往来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待知道今天下午那个帮赵卫国带东西来的人就要回东北后,他连忙掏出烟给沈天点上,说道:“你在这抽根烟,我回去那点东西,帮我给捎去。”

    “那你赶紧,我一会还有事。”沈天笑着摆摆手。

    “得嘞。”

    楚恒抹身出了铺子,骑车在附近转了一圈后,便带了一些之前白巴特送的那些牛肉干、奶酪、黄油之类家乡特产回来了。

    他一共拿了两包,分量都是一样的,一股脑交给沈天:“一份你得,一份给赵卫国的。”

    人家沈天大老远给他跑腿,他不能让人白忙活不是?iR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等沈天走了,楚恒就拿出赵卫国送来的年货给大姨们分了点,这回红肠给的多,足有二十多根,他一人给分了一根,干肠少一些,一人只给了半根,猴头菇之类的山货太稀罕,他没舍得给分。

    可就算是这样,大姨们也都是笑的看不见眼睛了,各种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出丢,都快给他夸到天上去了。

    可以想象得到,等过一段他上任之后,店里的职工会有多团结。

    指哪打哪不敢说,但如臂指使应该还是可以的。

    腐蚀了一圈人民群众,楚恒才屁颠颠的跑去小倪姑娘跟前,把东西放到柜台上,对她问道:“你不说晚上你妈要炖鸡嘛?要不咱现在把山货给送去,猴头菇炖鸡才香呢。”

    前几天他就跟姑娘约好了,今天要去倪家送年礼,倪母早早地就开始准备吃食,打算给宝贝姑爷弄顿丰盛的席面。

    倪映红正在揉着酸疼了一晚上的粉腮,闻言摇摇头,恹恹的道:“来不及了,我妈早上起来就把老母鸡给炖上了,现在都熟了。”

    “那成吧。”楚恒失望的咂咂嘴,见她动作怪异,好奇问道:“你这总揉脸干嘛?”

    “我吃了三杯冰淇淋!”姑娘似嗔似怨的剜了他一眼,嘟着红润的小嘴,嗔怪道:“一天天就知道糟践人!”

    “怎么糟践人了,我吃蜂蜜的时候你不也挺高兴!”楚恒贱兮兮的眨眨眼。

    倪映红心头一颤,身子都跟着软了,满脸娇羞的伸出手按在他的脸上,用力往后推:“哎呀,你……你闭嘴,该干嘛干嘛去。”

    “嘿,你昨天可不这样啊。”楚恒龇牙笑了笑,趁着姑娘低头找东西丢他的间隙,赶忙跑出了铺子。

    街上人很多,大人们提着刚买的各种年货喜气洋洋的往家走着,放了假的孩子们围在各自家长身边蹦跳嬉戏,一些家里比较富裕的手里还有大刀、面具、小风车,娃娃之类的玩具,高兴的都能看见后槽牙。

    还有一些半大孩子手里攥着一根线香,时不时的会从兜里掏出一支小鞭炮点着丢出去,吓得路人一大跳。

    带着寒意的柔柔北风中充斥着欢声笑语跟淡淡的硫磺味,让这座古城提前有了一抹新春的气息。

    楚恒叼着烟晃晃悠悠的走上街,心血来潮的拿出照相机就是一通拍,将那一张张充满了活力的朴实笑颜记录在了胶卷中。

    ……

    傍晚。

    小两口下班后先去了趟楚恒家,然后就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各种礼物一同出门,准备前往倪家。

    他这回拿的的东西也不少,一挂下水,两个肘子,四个猪蹄,两罐麦乳精,两瓶茅台,一条大前门,一大包糕点,还有赵卫国送的山货跟红肠、干肠,够他丈母娘跟老姐们炫耀好几天的了。

    两人废了好大劲,才把大包小裹挂到自行车上。

    “你说你拿这么多东西干嘛啊。”小倪姑娘无奈的看着满是零碎的爱车,这骑着多费劲啊。

    “过年了嘛。”楚恒笑着摸摸她的脑袋瓜,转身推上车准备出门。

    刚巧这时对门三大爷阎埠贵下班回来,他便停下脚步,笑呵呵的跟老头打了声招呼:“三大爷回来了。”

    倪映红也连忙叫人:“三大爷。”

    “唉,映红来了。”三大爷笑着点点头,瞥了眼俩人车上的东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你俩这是要去哪啊?”

    这大猪肘子可真招人稀罕!

    “去我老丈人家,咱回聊啊,在等会可就开饭了”说着楚恒便推着车往出走,小倪姑娘紧随其后。

    三大爷连忙叫住他:“你等会恒子。”

    楚恒回身看向他,好奇问:“您有事?”

    “没什么大事,我就是问问你们家今年的对联还用我给写吗?”三大爷笑眯眯的问道。

    楚恒顿时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大杂院里各家的对联每年都是由三大爷来写的,而作为回报呢,各家都要给老头一点花生瓜子之类的东西当做谢礼。

    而他之所以会有这么一问,就是想吃个定心丸,这老头心眼细,爱算计,不到瓜熟落地,他就得总惦记这点好处。

    楚恒不仅一阵莞尔,笑了笑道:“肯定得请您写啊,我那糖块瓜子什么的都准备好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三大爷也放下了心,笑道:“得嘞,等三十那天我第一个给你送啊。”

    “我先谢谢您。”楚恒抬手看了下时间,赶紧道:“我可不跟您聊了啊,一会我丈母娘他们该等急了。”

    “快去吧,快去吧,留神脚下啊,今儿路上滑。”三大爷笑吟吟的道。

    小两口出了院,就赶忙往倪家骑,差不多五点半了,才到地方。

    此时倪家人已经全回来了,酒菜都摆上了桌,就等着他俩了。

    正在家门口张望的倪母见小两口提着东西进院,连忙推开门迎了上去,老太太一边眉开眼笑的从楚恒手上接东西,还一边责怪道:“恒子你买这些东西干嘛啊,太浪费钱了。”

    “朋友送的,没花什么钱。”楚恒将几样轻的给她,自己提着下水跟肘子。

    待他们进屋后,倪晨笑着起身,接过来他手上的东西,招呼道:“赶紧坐,恒子。”

    跟在最后面没人理会的倪映红朝着屋里人翻了一圈白眼,气咻咻的提着东西进了厨房。

    这一个个的,没把我当人还是怎么着?

    伤心了!

    楚恒落座后,一边的倪父就给递上根烟,并问道:“恒子,你升主任那事定下来什么时辰了吗?”

    “初五正式交接。”楚恒连忙接过烟,掏出火机先给老丈人点上。

    倪父闻言脸上笑容更灿烂了,姑爷初五升官,等姑娘十八那天出嫁的时候,那就更有面子了。

    这回满大院就数他家闺女嫁得好!

    羡慕死那帮嚼舌根子的老娘们去!

    “恒子初五就升官了啊!”大嫂这时端着碗筷进来,玩笑道:“到时候你可得请客啊。”

    “没问题啊,要吃什么您尽管开口。”楚恒笑着应下来,末了问道:“嫂子今天弄没弄木耳啊,我可就爱吃您的黑木耳。”

    “那哪能忘啊,知道你爱吃,特意多做了不少呢,保你吃个够。”大嫂道。iR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