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两个男的一前一后叫什么 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

更亲时间:2021-11-25 15:23:31 

     自打立秋之后,京城副食店的黄瓜、西红柿,就开始一律摆成堆儿来卖了。

    堆儿大的,十几条,十几个不等。

    堆儿小的,也得七八根黄瓜,五六个西红柿。

    人们买菜的时候,往往打大老远处就能听见副食店的人吆喝,“搓啊!搓来卖了!”

    要么就是,“黄瓜、洋柿子,老大个儿一堆儿啊”。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两样夏季当家菜要下季,告别饭桌了。

    于是价钱上就会便宜很多,而且会越来越贱。

    往往几分钱、一毛钱就能买一堆。

    到最后拉秧的时候,甚至都可以论筐买了。

    所以很多老太太带着孙男娣女的,手里提着筐子、笸箩,或者是推着小竹车,一买就是一搓堆儿,最少也得几十斤。

    然后弄回去做西红柿酱。

    这样一来,漫漫寒冬也就有口新鲜蔬菜当做调剂了。

    而与之相对的是,市面上应季的秋季瓜果、市场上的零食小吃却拉开了丰富多彩的序幕。

    尽管这个年代物流、冷藏水平尚属低下。

    京城能上市的果品,大多只出于远郊区县和河北、河南、山东等土产。

    可由于这年头还不是大面积只种植经济品种的年代,极具特色的地方小种类果子不少。

    所以仍旧算是琳琅满目的果子大展览。

    甚至兴许比三四十年之后,种类还要丰富一些呢。

    京城秋天最早出现的水果,就是夏末初秋上市的“虎拉车”,也称“虎拉槟”。

    这种水果味道介于苹果和沙果之间,很像青香蕉苹果,味淡而脆。

    但香味极为浓烈,家里要是摆上一盘,满室盈香,经久不散,因此又有“闻香果”之称。

    过去一直是高门大户最爱摆的东西。

    而继虎拉车之后,碧绿未黄的鸭梨,艳如少女面颊的沙果,紫而泛霜的槟子,牙黄扁圆的白梨,紫黄相间的李子,陆续上市。

    此外还有树熟的海棠果和蟠桃、水蜜桃。

    紧跟着,伴随着“约葡萄来!脆枣儿来!”的惊秋之声而来的,是京城人称的“山里红”和津门人俗称的“红果”。

    再接下来就是地里初秋二茬的老玉米,新芋头、生白薯了……

    所以这段时间,满京城不但街上是人,到处吆喝声。

    就是家家户户也在为了做西红柿酱是大忙特忙。

    因为做西红柿酱毕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先得四处求人弄来点医院装葡萄糖的玻璃瓶儿。

    然后就要全家一起动手,要把瓶子里里外外刷干净了,再把买来的这些西红柿,切成条,然后塞在玻璃瓶子里,接着放入蒸锅蒸。

    蒸好以后不盖盖子,而是用橡胶瓶塞密封。

    如果要有条件的话,最好能找针头把瓶子里的气体抽干净,这样可以达到真空保存的目的。

    总之,这种民间的生活景象就两个字儿热闹!

    与之相似,这段时间以来宁卫民的状态也是越过越热闹。

    因为身为举办雕塑艺术展的主导者,经常要和美协的人和组委会成员,以及天坛公园领导开会磋商。

    他不得不再次给自己包了辆出租车,又过上了马不停蹄,长期不着家的日子。

    但可惜的是,占据了宁卫民大部分精力的,都是些需要应酬的场面事儿。

    实际上工作进展其实挺慢的,而且最迫切需要解决的事儿。

    比如销售人员奖金制度的事儿,还有烟酒店雇人的事儿,他都没有想出好办法来。

    所以他早就腻了这种处于风口浪尖儿上,身价高涨的滋味。

    在这种表面上的虚假繁荣里,所感受到的快乐越来越少,焦躁与不耐烦却与日增多。

    就像9月24的这一天,哪怕宁卫民忙里偷闲不用在往外跑了,能好好歇上一天。

    可躺在重文门饭店客房里的床上,他还得不停地打电话。

    那都是对一些曾经来电找他的人,礼貌性的回复。

    有些人电话打到了斋宫,有些人打到了公司。

    他不在的时候,都有专人为他记录了下来。

    偏偏电话打过去也多半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因为名利场就是那么虚伪,人人都像舞台上的演员在演戏。

    宁卫民得到的信息反馈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几乎所有找他的人都不愿意痛快直接的表明意图,只是说想请他找个地方一起“坐坐”。

    而这一句“坐坐”就包含了极为丰富的内容。

    甚至就连模特队里的老朋友都会来这一套了。

    比如说,已经在外头办上了模特培训班的宫海滨,同样也是这么跟宁卫民兜圈子的。

    “卫民啊,哎,可算等着你电话了,最近有空吗?出来聚聚吧?咱哥们儿可好久没见了,出来好好坐一坐……”

    “别别别,咱还用来这套吗?有事你就直说。说实话,现在天天一堆人为了雕塑艺术展的事儿要跟我‘坐坐’,我一听这话,脑门就疼。你不会也是受谁所托吧……”

    宫海滨在电话里乐了。

    “别误会。我跟你说的这事儿可没关系。为别的事儿找你,对你完全是举手之劳。正好我最近挣着钱了。咱一起吃顿饭怎么样?你挑地儿……”

    关注公众号:,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没错,这小子自打登上T台之后就心野了,不愿意再安分守己的过以前中规中矩的生活。

    所以他就和另外两个男模耿平、吴国庆一起合计后,全都义无反顾辞了职。

    最近刚刚面对社会招生,办起了模特培训班。

    据说五毛钱的报名费,涌来至少两三千人,还推我搡地挤坏了办公室的铁门。

    说起来他们还真算得上改革道路中,时尚界中的先行者。

    虽然在宁卫民看来,已经当了一部电影的男主角的宫海滨,属于三个人里,最不值当的那个。

    他在京影厂当演员工作其实不错,这无疑是走了一步错棋。

    “海滨,你这主意听起来不坏。可我最近净跟饭馆打交道了。你应该知道,咱们国家的特色就是老爱在饭桌上谈正事,为的是给自己糟践公款找个好借口。不瞒你说,我最近应酬太多了。肠胃极其不适,就想喝口热乎的豆儿粥,要不你给我熬一锅吧,我这去你家里喝去……”

    宁卫民的主意让宫海滨明显“勃然大怒”。

    “拉倒吧,算我惹不起你行了吧。让我给你熬豆儿粥?想什么哪你。这都几点了,哪儿来得及啊。再说我现在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给学生上课还抽不开身呢,哪儿有这个空啊。既然你已经腐化堕落到这种地步了,那我也就不白花钱搭工夫,再落你埋怨了。我直接说事儿了啊,找你弄几身衣服,要特时尚,特牛的那种女装,最好成本价给我……”

    宁卫民这下占着理了。

    “对嘛,早这么直截了当多好。白白浪费电话费。怎么着?这是给那位仙女准备的?你交女朋友了?”

    “什么啊?帮朋友一忙,拍电影用的。虽然我辞职走了,可当初我只能啃馒头过日子的时候,可是厂里把我从印染厂救出来的。人不能忘本不是?”

    “什么电影啊?”

    “哦,《夕照街》”

    “《夕照街》?”

    “怎么?你知道?”

    “这电影是不是有迟志强,还有培斯?”

    “嘿,对啊!怎么着?京影厂你还认识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行了,咱也甭废话了,这事儿我帮你办了。不就是几声衣服嘛。明儿下午你去建国饭店找我。对了,你不是说他们缺经费吗?要不你跟剧组说说,他们肯在片尾给我们公司再加个鸣谢单位的话,我还能给他们出点赞助费。”

    “那敢情好啊。哎,你这也太让我惊喜了,我真应该早点找你来。哥们儿,不来虚的。你要真能给我壮这个面儿,我还真得好好请你喝顿酒才行……”

    “干嘛呀,帮你忙你还惦记灌我啊?我就要你给我熬豆粥,这是你欠我的!”

    “你小子……行行,我也服你了。红豆粥、绿豆粥,算我欠你两顿行了吧。你等着的,等我模特培训班上了正规,我一定给你熬,你不喝都不行!”837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完全是捎带手的事儿。

    既然这部电影是自己喜欢的经典,而且还是“陈小二”的成名作。

    宁卫民并不介意恰逢其时的讨个巧,在这部电影里留下点属于自己的痕迹。

    如此一来,很可能多年后,当人们再谈起这部电影,或者电视上做相关忆旧类节目的时候。

    或许还会把他赠送时装,给皮尔·卡顿公司做广告的事儿,说上一说。

    为他戴上“植入广告第一人”的桂冠。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让世人知道八十年代初期,就有他这么个出类拔萃的聪明人,懂得做软广告了。

    这显然比在名胜古迹刻上个“到此一游”过瘾多了,也光彩多了。

    想到这儿,宁卫民又情不自禁地掰起手指头算了起来。

    因为他忽然又想到,到目前为止,自己好像不知不觉中,已经做到了不少的“第一”。

    像收藏生肖票、近现代名家字画,还有搞邮购,直销什么的……

    别说,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这些乱七八糟的头衔要都凑到他一个人儿的身上还真挺唬人。

    再怎么说,论传奇性也能在收藏届稳压马老师一头了。

    论资历的话,玩儿投机的史玉柱也得叫他一声哥。

    他自己都觉着挺尿性的。

    这就是满满的人生成就感啊……

    结果就在这时候,床头的电话铃竟主动响起来,顿时打断了宁卫民怡然自得的好心情。

    这次居然是康术德的声音,而且还是一声极其不快的呵斥。

    “好小子,找你好几天,你总算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呢。”

    宁卫民被老爷子不善的语气吓得一个激灵,一点倦怠全没了。

    “师父,您这么急着找我?出了什么事啊?”

    “没事就不能找你,你都快忘了还有我这么个师父吧?”

    “哪能呢,我无时不刻不在惦记您。”

    “算了吧,你都有俩礼拜没着家了。我听说你最近连街道缝纫社也不去了,连广亮这两天都找不着你。是不是瞧不上那点小生意了,净忙着跟大人物打交道,有些找不着北了?”

    “哎呦,您可冤枉我了,我这两天不但忙的脚打后脑勺,都快愁死了……”

    宁外民连忙向跟师父诉苦,把自己最近内外交加的烦恼大致说了说。

    哪儿知道老爷子倒乐了,站着说话不腰疼地笑话他。

    “废物点心啊你,这么点儿事儿就给你难住了?看来我是白教你了,以后你别再说是我徒弟……”

    宁卫民的肺管子差点没被堵住。

    “不是,我说,您不帮忙,就别拿我打镲了行吗?您要真忍心看着我在河里呛水扑腾,我不怪您。不外乎是您想逼我一把,让我快点掌握狗刨技术呢。我能体谅您的苦心。可您要在我往岸上拼命刨赤的时候,再笑话我游得不好,甚至迎面给我一脚……这是不是也忒让我寒心了?”

    这话总算引发了康术德的恻隐之心。

    “你惯会装可怜,还老有的说。算了,给你提个醒儿吧。那个什么展览会,乱七八糟的关系太多,我还说不好。可你们公司那个……那个为奖金制度闹哄的事儿啊,你想偏了。这里面的事儿没那么复杂。你呀,干个公司你都快干傻了……”

    峰回路转的语气让宁卫民登时精神一振。

    “哎,师父,这怎么说?”

    “怎么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们公司所有人都算上,凑一块为什么啊?不就是为了挣钱嘛。反对你的人啊,表面上看,似乎嫌你的人挣得太多。可实际上,不过嫌自己挣得太少。”

    咔嚓!

    什么叫一语中的啊?

    宁卫民的心里宛若划过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瞬间通透了!

    还别说,可不真的就这么回事嘛。

    如果换个角度看问题,那还真是……

    只是,压根没容他继续凝神细想下去,电话那头康术德又毫不客气的开腔了。

    把他才刚受到启发的灵感给终结了。

    “哎哎。你的事儿自己慢慢琢磨去,回头想不出来辙,小心我拿烟袋锅子敲你脑壳。现在,给我好好听着啊,我急着找你是有两件事。”

    “第一件,你赶紧回缝纫社一趟,你那些账款收回来的现金最近有点淤了。你边大妈替你收了得有两万多块的款子,她保管着成天提心吊胆的,你别再让人家上火急出病来。”

    “第二件事儿,边家最近可有喜事。他们家大儿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邻里们的意思几乎都已经到位了。这事儿可没有让人代替的,所以你要回去,别空着手。你心诚点,听见没有……”

    哎?这两个事儿确实让宁卫民有点意外,也是被他忽略掉的。

    一琢磨可不是嘛,也难怪康术德会打这个电话。

    边大妈这人责任心重,老太太又没见过多少钱。

    两万多块钱现金搁她手里,她又以为是公款,时间长了,确实压力够大的。

    而边家的大儿媳妇李秀芝要生孩子的事儿,他都给忘了。

    想必边大妈现在因为儿媳妇坐月子,家里的事儿事也不老少。

    这里头外头的,肯定够这老太太一受的。

    于是宁卫民不好意思了,打上了哈哈。

    “好好,老爷子,我马上抽时间去办,肯定不能让边大妈为难。您也别怪我,常言道,不知者不罪。谁让我忙昏头了,不知道呢。更何况这还是好事呢,咱怎么着也得喝两杯,我得带点好酒回去……”

    康术德却不为所动,直接赏他一个烧鸡大窝脖。

    “嗯,弄两瓶老白干,您再捎半斤猪头肉更好,像话吗?那是月子人吃的东西吗?”

    宁卫民被呛得哭笑不得,赶紧求饶。

    “我说师父哎,我算服了您了。您就别挑我的字眼了。我是带酒孝敬您,行不行啊?给边大妈那边,我哪儿能送这个啊?我送点奶粉,排骨,活鱼,活鸡,小孩衣服,这总没错吧?”

    老爷子终于认可。

    “嗯,这还差不多。行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我现在班儿上呢,这马上就得给厂领导送报纸去了,不能在传达室再待着了。这事儿你抓紧时间,千万别忘了,听见没有……”

    “哎哎,我记住了。马上马上。”

    说着,宁卫民再不敢耽搁工夫,一边挂了电话,一边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谁让师命难违呢。

    这世上如果有谁能让宁卫民不打折扣的赶紧行动起来,那一定就是康术德。

    其实这不奇怪。

    别说宁卫民向来对康术德肚子里的知识相当敬重,颇有几分崇拜。

    就说他们一个孤儿一个孤老头子,相依为命的时间久了,自然难免生出亲情。

    这也就真应了那句古语,到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地步。

    而且要说句实在话,真有血缘关系,怕宁卫民也难免有所懈怠。

    还正是他们这样的关系,有尊重有亲近,还总得保持客气与敬意,才能让他尤为重视,丝毫也不能敷衍。

    但有首歌儿是怎么唱的来着?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茫茫人海狂风暴雨……

    就没这么巧的,就在宁卫民跟自己裤腰带较劲的时候,电话偏偏又响了。

    接起来一听,好嘛。

    这人比康术德更让宁卫民精神紧张,也更不好对付,是霍欣。
837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837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