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三个人日的我走不了路 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松动图片

更亲时间:2021-11-25 15:37:02 

     “国内现在的综艺有些青黄不接,我准备打造一款业内的标杆。”

    喝了口茶,许仁山平淡地说了一句。

    作为一个公司的董事长,在规划公司的重要发展上,要学会先声夺人。

    装比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如果单纯是室内综艺,要求并不高,我认识几位导演,团队也不差。”

    听到董事长的雄心壮语,李琥夙没有任何反对,开始出谋划策。

    反正对方是绝对控股的董事长,说啥是啥。

    目前公司的流动资金几乎没有,对方愿意投钱进来打造综艺节目,她当然是乐见其成。

    虽说国内的综艺没什么起色,但室内综艺的投入普遍不大,只要有电视台收购,赚点工资钱还是可以的。

    “我要做的是室外综艺,室内综艺的市场已经不行了。”

    对于李副总的误解,许仁山摇了摇头,纠正了对方的想法。

    在他的印象里,往后数十年,除了歌手、创造101、乘风破浪的JJ、破釜沉舟的GG,基本上没有什么爆火的综艺。

    而室外综艺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跑男了,那真的是嘉宾一跑,黄金万两。

    “室外综艺?什么类型?”

    快速跟上董事长的思路,李琥夙开始虚心请教。

    国内前些年对综艺的探索乏陈可述,她倒是有些不太了解这块内容。

    “大致类似于几个常驻嘉宾”

    简单描述了一下跑男的基本剧情,许仁山看着这位副总认真倾听的神态,对这位得力副手的敬业态度表示了认可。

    “如果是这样,对于导演和整个团队的要求都不低,我需要在业内访一下。”

    听完董事长的描述,李琥夙对这个富有创新的综艺很是认可,觉得其中大有可为,把先前的敷衍一扫而空。

    “这个任务就麻烦李总了。过两天,我会将节目的简单流程发你邮箱。”

    没有多说什么,许仁山坐等着到时候数钱。

    “好的。”

    再聊了一下,眼看到了饭点,许仁山没有在剧组里吃饭,表现董事长的亲民,而是悄悄地离开。

    就连那位漂亮的女主角,也是随意聊了两句。

    前两日被成熟学姐偷袭,许仁山还心有余悸,不敢随意惹上什么情债。

    回到别墅简单吃了个午餐,许仁山就在书房里把脑海里的几部综艺大纲打了出来。

    趁着南韩那边还没拍摄,把创意抢先注册了再说,损失了一个歌手已经足够让他心痛了。

    “这么多。”

    深夜,回到家的李琥夙打开办公用的电脑,就看到了新收邮件的提醒,点开一看,竟然是一个压缩文件夹。

    下载,解压,点开之后,李琥夙看着里面的8个文件,忍不住瞪大了眼。

    跑男、极限挑战、爸爸不见了、创造101、乘风破浪的姐姐、破釜沉舟的哥哥

    等到李琥夙全部看完全部文件,再看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换了个董事长,貌似是件幸运的事。不过,董事长都这么拼,我也该拼一把了。”

    喝了口冷掉的茶水,李琥夙嘴角带起一丝笑意,平平无奇的脸上多了丝成熟女子的韵味。

    周六的清晨,许仁山陪老婆吃完早餐,说起了今天的安排:“我们吃完早餐就过去吗?”

    “嗯,等下我们先去超市买点零食和小礼物,给孩子们带去。”

    说起今天的行程,师玉璇脸上的笑容异常柔和。

    这个慈善基金的事,从来都是她的私密,没有对外宣传,也不接受任何人的捐助。

    今天,她内心的这块圣地,将会对老公开放。

    “好。”

    换了身淡蓝色的短袖衬衫和黑色长裤,来到一楼客厅没多久,许仁山就看到一袭天蓝色连衣长裙的老婆从楼上走下来,一颦一笑的动作都让他有些痴迷。

    “看什么?”

    来到老公面前,师玉璇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手,笑着问了一句。

    “我在看仙女。”

    搂住那细腰,许仁山温柔地回答道。

    “嘴甜。”

    听着老公的夸奖,丝毫不觉得腻的师玉璇点了一下对方的脸。

    “那让你尝尝。”

    “”

    一番短暂的温纯,许仁山按照导航上的路线,朝绍城方向开去。

    进入绍城地界,没有先去孤儿院,而是到了联华超市,买了一个后备箱的零食和小礼物。

    孤儿院位于郊区地界,大概六百来平的院子,还有一幢占地三百来平的二层楼房,看样子还比较新。

    另外,楼房面前还有操场和游玩区,设施都很齐全。

    从之前的聊天中知道,这里原本是一幢破旧的二层楼房,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SS慈善基金捐赠的。

    至于慈善基金的名字,是师玉璇为了纪念去世的父母,取的和SS基金同源。

    “师女士,您来了。”

    年近六十的老院长见到来人,惊喜地招呼一声,看到师玉璇旁边的年轻男子,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位是?”

    “陈阿姨,这是我老公许仁山,今天陪我过来看看孩子们。”

    介绍起自己的老公,师玉璇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去年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她和堂妹两人,转眼间,她已经有了人生的另一半。

    “许先生,您好,您好。”

    听到这个年轻男子是师玉璇的丈夫,老院长由衷地为这位大善人感到高兴。

    接下来,许仁山陪着老婆给孤儿院的15位小朋友分别送上了一份小礼物和一袋零食。

    如今华夏的经济水平提高,江省这边的沿海城市很少看到孤儿,因此孤儿院的孩子并不是很多。

    得益于SS基金的救助,加上老院长的视如己出,这里的15位小朋友都算身心健康,积极乐观,没有那些电影中的孤僻小孩。

    而看到和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的老婆,那美丽的脸上洋溢着的纯真笑容,许仁山的心灵仿佛得到了升华。

    或许,他两辈子追求财富的心都太功利了。

    “仁山,一起来玩老鹰抓小鸡呀,你来当老鹰。”

    “来了。”

    短暂的失神过去,许仁山有些好笑地把内心的佛系感慨驱除脑海。

    人生在世,虽不是为了碎银几两,可身上没有几两碎银,日子还怎么过。

    就像这些失去亲人长辈的孤儿们,在师玉璇的慈善基金救助前,只能算是在生存的边缘挣扎,根本不知道生活的乐趣。

    他这一生,要的是生活的安逸,而不是生存的危机。

    周末的两天,过得舒适而充实。

    没有深夜和早晨的有氧运动,许仁山又是元气暴走的一条好汉。

    周日的傍晚,坐在自家餐厅里吃着简单而不失营养的晚餐,放下筷子的师玉璇,美目看着对面的老公:“老公,你不问我一下宋河礼的事?”ih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在派人前往姑苏接洽的时候,从助理那边回馈过来的信息,师玉璇也知道了是宋河礼在后面搞鬼,想必解决了这个麻烦的老公也知道了。

    只是,从姑苏回来都第四天了,老公依旧没问出来,师玉璇生怕对方心里有什么芥蒂,忍不住主动问了出来。

    夫妻之间,不应该有这种不必要的矛盾,更何况是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

    “宋河礼?为什么要问?”

    听了老婆的问题,吃了七分饱的许仁山同样放下筷子,微笑着走到对方身旁握住对方的手:“我信你,就够了。”

    从一个正常年轻男人的角度,知道了姑苏那边是某个老总暗中搞鬼,肯定会回来问询老婆。

    但是,许仁山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却要表现出做人的大度,还要表现出对老婆的无条件信任。

    嗯,最后面半句才是重点。

    开玩笑,若是有个外人惦记自家老婆,哪个男人忍得住。

    “老公。”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热量,有几分情动的师玉璇双手环抱住了老公的腰。

    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感动过后,师玉璇还是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宋河礼是我在哈佛时的大学同学,不过我们在大学四年,统共也说了不到十句话。之前去鹏城那边时,几家上游厂商就是被对方收购,我才转道姑苏,没想到又是对方在背后使绊子。”

    说起这事,师玉璇心里有些恼怒,想着有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对方。

    大宋实业又如何,出了华夏,和普通的华夏公司没有什么差别。

    “是我家老婆太优秀,对方才会穷追不舍,被我赚到了。”

    听完对方的解释,许仁山笑着总结道。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原本就没有什么芥蒂的许仁山更是浑身通透。

    老婆的第一次都是他的,谈感情的时候都那么生疏,许仁山能猜到老婆在这之前,连陌生男人的手都没牵过。

    何况,以老婆的优秀,他有几个贼心不死的情敌,没有任何值得奇怪的。

    若以前没有人追求老婆,那才是全天下的男人都瞎了眼。

    “我也是赚了。”

    感受着老公无条件的信任,师玉璇靠在对方怀里,内心被情意填满。

    只不过,她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小秘密,没有说出来。

    对于她来说,那是一个珍藏多年的心事。

    一见钟情只是见色起义,蓄谋已久才是真的爱情,她拥有的可是后者。

    新的一周,送完老婆上班的许仁山看了一下日历,脑海里过滤了片刻,发现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又是咸鱼的一周,让人巴适得很。

    “老板,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来到玉茗公司总部,许仁山刚进门就被财务部主管白馨园逮到了:“这是您吩咐的几家卫视投放广告的支出,刘经理报到我这里,一共是615万。”

    “嗯。”

    简单看了一下报表,许仁山就在上面签了字。

    张韵涵的代言广告已经制作完成,第一步就要在江省周边的五个省卫视台投放,这件事是让营销部的刘娜蓝去谈的,许仁山倒不会担心这个金额有什么猫腻。

    按照许仁山的要求,投放广告的时间也不是什么黄金档时间,而是相对便宜的午间和凌晨。

    除了五个省的卫视台,另外还在一些综合台里同样买了部分时段,密集轰炸一个月再说。

    之所以选择在电视台投放广告,而不是在网络上,只因为这代言广告针对的群体是有经济能力的中年人。

    那些年轻人除了看到广告会买几杯紫薇茶饮的奶茶,哪里会想到投钱加盟。

    只有30岁以上的中年群体,才会看到其中赚钱的商机,也有能力砸钱加盟。

    明星代言、卫视投放,要的就是那个逼格。

    为此,许仁山为公司再次注入了1000万资金,更是丝毫不心疼这一大笔广告支出。

    舍不得大钱,套不住大大钱。

    等到两个星期之后,微电影上线各大网络平台,就可以开始收割韭菜了。

    嗯,不对,不能说是韭菜,他只是想和加盟商们共同走向小康的道路。

    “老板,根据您的指示,我已经在两家紫薇茶饮直营店的旁边找好了两家店铺,这是店铺的照片还有租金。”

    刚走进总经理办公室,许仁山就看到营销部经理刘娜蓝过来,汇报起汉堡炸鸡店的选址情况。

    接过一叠照片,许仁山仔细看了看。

    不得不说,升值后的第一元老做事情明显考虑全面了许多,都学会拍摄全方位的照片,让他这个老板不用亲自跑去现场。

    他先前确实吩咐过,让汉堡店开在奶茶店的旁边,也好为以后宣传加盟减少费用,刘娜蓝选的两家店铺位置都还不错。

    至于租金,许仁山看到和现有两家奶茶店差不多的情况,就在文件上签了字,让刘娜蓝去财务部领钱租店铺。

    “老板,您有时间吗?”

    “进来吧。”

    刘娜蓝刚走,新近成为采购部主管的陈正非走了进来,汇报起筹备中的汉堡店原材料采购计划。

    “这些厂家实地考察过没有?”

    看了下文件上的列表,许仁山随口问了一句。

    “根据您的要求,我都亲自跑去各家厂商和代理商看过。”

    “那就好,原材料质量这关,我可是交给你了。”

    “我一定不会辜负老板的信任。”

    对于这位曾经一起做过小宝剑的公司第二元老,许仁山还是比较放心的。

    何况,他也不会将采购原材料这个最重要的部门全权交给对方,目前有个副主管协助。

    等到人才中介那边物色到合适的副经理人选,许仁山就会把陈正非提拔成采购部经理,届时让两人共同负责原材料的采购。

    任何时候,都不要用金钱去考验一个下属的忠诚。

    “还是需要个副总啊。”

    等陈正非离开,许仁山按了按眉心,迫切地感受到一个统领全局的副总经理的重要性。

    现在还是草台班子阶段,可想而知,等以后开始了加盟,事情绝对是一天比一天多。

    他是想创业赚钱不假,可他没想被这些杂务拖着。

    都已经吃上老婆的软饭了,享受人生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他前些日子委托给中介猎头的单子,现在都还没有消息传来。

    估摸着,还是玉茗公司现在的庙太小,那些有经验的大拿看不上。

    想到这里,许仁山再次给中介那边打去电话:“我这边副总的年薪,在50万的基础上加个20万。”

    仁玉投资那边还有动则几千万的项目要启动,许仁山哪里会在意这20万的年薪差价,还不如他半个月的零花钱呢。

    只要自己过得舒适一点,钱并没有那么重要。

    “许董,这里有个事情需要您来决定。”

    刚休息一会,许仁山就接到了李副总的电话。  ih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