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叶暖 蛇两个大的我坚持不住

更亲时间:2021-12-07 13:45:31 

   一连三天的雨夹雪天气,终于在第四一天的傍晚的时候转为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

  晚上下了晚自习之后,两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看着天上纷纷扬扬飘荡着的雪花,向瑾就忍不住地伸手接了一朵,“哎呀,这才是我所期望的下雪天嘛。”

  “喜欢这样的天气?”看着她脸上洋溢着的欢喜的笑容,颜宸问她。

  向瑾就点了点头,“嗯,喜欢,”前世她是生活在南方的城市,所以小时候从未见过下雪,后来看到下雪,那都是她参加工作之后了。

  她记得有一年冬天,他们事务所接了一个北方的case,当时是她在负责这个案子,所以她同她的两个助理一同在那边待了一段时间,在那里他们见到了一场尤美的雪景。

  当时的那场雪也跟现在的这般,飘飘洒洒,缥缈轻盈,鹅毛般的大雪随风飘舞,摇曳多姿,像鹅毛,像柳絮,洁白无瑕,又晶莹剔透。

  那边有很多的松树,那雪下在松树上,最后又结成冰柱与冰花,万千的枝条,就像万千的水晶条,又像万千的银珊瑚。

  到现在她都还记忆犹新,那景色有多美,多令他们震撼和和惊叹,当时他们还留了不少的照片呢。

  看着她那扬起的诚挚笑靥,颜宸的嘴角也勾了起来,“走吧,回去了,明天白天的时候才会更好看。”

  “嗯嗯嗯,”向瑾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一起回去。

  第二天,果然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不管是远处的山峦,还是近处的田野,亦或是学校的操场上,都皑皑白雪,而天空中依旧是飘飘扬扬的大雪。

  因为下着大雪,所以中午的课间操和体育课程都已经停了,有些调皮捣蛋的学生趁着课间操的时间就跑到外面的操场上三五成群的打雪仗,也有人不怕冻的就在操场上堆起了雪人。

  “向瑾,你要不要同我们一起,也去下面堆一个雪人?”今天又是一周的周六,上午第三节课下,后面紧挨着的一节就又是自习的时间,向瑾站在阳台上正在看雪,突然就有同学来邀自己。

  向瑾就有些意动,正要答应,颜宸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就提醒道,“你不能去,你还吃着药!”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向瑾就“哦”了一声。

  颜宸的话其他几人自然也是听到了的,于是有人就问,“向瑾,你怎么还吃着药啊?”

  向瑾就扯谎道,“昨前两天又有些感冒,所以就弄了些药来吃。”

  对方就有些同情地看着她道,“唉,你这身体底子还真是够差劲的啊,动不动就生病感冒,那行,那你不去,我们就去了啊?”

  “好!”

  几人刚离开,曾青就找来了,向瑾就诧异了一瞬,“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

  曾青就道,“我们放假了,我马上就要回去了,所以我就来问你们一下,你跟颜宸还需不需用带些厚衣服来,我明天回学校的时候给你们带来呀?”

  向瑾就有些惊讶,“你们放假了?怎么放这么早,不是还有一节课的么?”

  曾青就道,“因为这几天连着下了几天雨跟雪,我们班好些同学都冻生病了,所以我们今天在最后一堂考试结束了之后,班主任老师就说我们今天早点放。”

  “哦,是这么一回事,”向瑾就点了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我们厚衣服都有,不用带。”

  “哦,好吧!“曾青就点了点头,跟着就又问,”那要不要给你带点吃的,比如说让你妈给你准备一些卤肉什么的?”

  向瑾就笑了,“这个可以有。”

  “行,那我就回去了啊?”

  “你不吃了饭再回去么?”

  “早上我没蒸饭,”说着曾青就朝她挤了挤眼,“我原本就打算中午的时候在街上去吃一碗排骨米线之后再回去,我好久都没吃了,有点想念那个味道。”

  向瑾原本还想叫她就在他们食堂里吃了饭再回去的,但是在听到她后面那一句话之后,顿时就打消了念头,于是也就笑了,“行,那你路上小心点儿。”

  “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向瑾就跟颜宸说起之前曾青来找她的事,“不过我没跟她说帮我们带青菜的事。”

  颜宸就怔了一下,随即问,“为什么?”

  “因为现在下雪啊,路上又比较滑,所以我就不想麻烦她,你想啊,咱们回去的路上可是要经过那么大一段的水渠的,那水渠边又没得扶手的栏杆挡着,下面的水流又流得那么急。

  你说她到时候提着那么一口袋的青菜,万一一个不小心摔到了地上,然后又一个不小心滚到水渠里去了怎么办?”

  颜宸吃饭的动作就一顿,将他自己碗里的廋肉夹到了她的碗里,“哪有那么不小心?”

  向瑾就频点头道,“还是小心一些的好,虽说天天只能吃白菜和莲花白的,但是我也还能忍受,再忍耐一周,到时候我回去了就能吃到青菜了。

  到时候我再带一周的青菜,嗯,再忍耐一周吃白菜跟莲花白,其实想想时间也还是过的挺快的,再过三周的时间,我到时候就又可以什么都吃了。

  我觉得吧,人其实还是不能过的太娇气了,想想过去那种战争饥荒的年代,能有口吃的,把自己的命保着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哪还能像现在这般挑三拣四的,你说是吧?”

  颜宸的嘴角随即就勾了起来,“嗯,对!”

  “好了,快吃吧,别等下饭菜凉了!”说着她就提起筷子又开始吃起饭来。

  颜宸掏出帕子拭了拭嘴角,“我一直都在吃,只是一直都是你在说。”

  向瑾就看向他面前的小碗,就果然见他已经把饭菜都吃完了,“不是吧,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我记得我也没说到几句话呀?”

  颜宸起身,“快吃,我先去洗碗!”

  “哦,好吧!”

  第二天下午,向瑾他们刚结束完最后一堂课下楼,然后就看到曾青提着一个袋子站在一口的楼梯口那里等着他们。

  “咦,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都不去楼上找我呀,站在这里被风吹着多冷呀?”向瑾眼前当即就是一亮,然后快步地就朝她走了过去。

  曾青将袋子交给她,“我也刚来没多一会儿,我是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才下楼来的。”

  向瑾打开袋子就看了看,“嚯,我妈给我带了这么多,“起码有两斤多吧,”走,跟我上楼去,你也带点回去吃。”

  曾青就道,“你妈也给我带了的,我放在宿舍里的呢,我打算明天蒸饭的时候用来下饭,你妈说,你们人多,有四个人,所以就多带了一点。”

  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将袋子又重新系上,“你这走路出了不少的汗吧,这一冷一热的,你要不要到我那里去拿几道感冒药预防着,以防万一?”

  “你还备了感冒药啊?”曾青就有些惊讶。

  向瑾就道,“随时都预备着的。”

  然后曾青就点了点头,“行,那我就随你上楼。”

  几人上到楼上,然后就看到杨昭站在他们家的门口,同时他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桶跟一口袋的青菜,向瑾和颜宸就讶然了,然后向瑾就指着他手里提着的那一口袋青菜问,“你这是?”

  杨昭就道,“奶知道你最近在吃中药,而且天天也只能吃白菜跟疙瘩菜,所以就让我把这一口袋青菜给你带来了,让你到时候变个顿。”

  “你回去说的?”

  杨昭就点了点头,“啊,奶不是问我你们最近身体怎么样吗?所以我就跟她说了。”

  “向瑾,你又生病了么?”跟着曾青就问。

  向瑾就摇了摇头,“没有,就是上回生病了,然后找那老中医看,那老中医就说我身体底子差,若是想要提高身体的抵抗力和免疫力,就得吃上一段时间的中药调补一下子,所以我最近就在吃这个药。”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又是生病了呢。”

  向瑾就摇了摇头,跟着目光就看向了杨昭,“那你都把这些蔬菜都提来学校了,外婆和舅他们在家吃什么?”

  杨昭就不甚在意地道,“嗨,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他们也就是今天吃不成而已,再说我爸妈和二叔二婶他们白天都在镇上,也就是晚上和第二天早上才在家吃一顿,到时候随便怎么也能对付一顿。

  放心吧,爷都是每隔上一天就会给我们收拾一口袋的青菜,他们是不会缺菜吃的。”

  向瑾就点了点头,颜宸打开房门,几人就走了进去。

  “你那保温桶里又是带的什么好吃的?”跟着向瑾就又问。

  “炒米粉跟炒河粉,你吃不吃,我可是带了满满的一保温桶?”杨昭走近屋里,将保温桶和那一口袋蔬菜放下,然后又将他背上的背包在餐椅上放了下来。

  “吃啊,这个我能吃,”向瑾的嘴角随即就扬了起来,然后看着颜宸就道,“看来咱们都不用去食堂里打饭了。”

  颜宸也就笑了,“确实!”

  向瑾将手里的那个袋子就递给杨昭,杨昭一边打开一边就问道,“是什么?”

  然还不待向瑾回答,他顿时惊喜地叫了出来,“呀,是卤肉呀?这个我喜欢!”

  向瑾就好笑地斜睨了他一眼,“等你哥回来了一起吃。”

  杨昭就笑的见牙不见眼,“那是,那是!”

  向瑾进屋去给曾青拿药,然后出来,就见杨昭在一样一样地从他那背包里往外面掏着东西,她走过去一看,就见有一小瓶的香油,还有一小罐儿的猪板油,还有一袋子的盐巴。

  “外婆居然还让你带了这些个呀?”向瑾就又是惊讶。

  杨昭就点了点头,“啊,说那个青菜到时候也不能让你就吃那个白水煮青菜呀?呐,还有这个,”说着他就又从他的那个背包里掏出来一把挂面,那面少说也有十斤。

  向瑾一下子就感动的不行,“呀,外婆对我简直是太好了!”

  杨昭就一脸傲娇地道,“那是,谁叫你是我们家里唯二的两个女娃之一,那肯定都得对你们好点了,我奶说了,到时候你们要是饭菜不合意,就直接在宿舍里就着青菜下面吃。”

  向瑾就频点头,“这个可以可以,”反正每天下午他们在食堂里也是吃的面条,而且老板动不动就是切的那个白萝卜片跟大白菜做面臊子。

  老实说每天中午那一顿她还能勉强的对付,左右不过就是有两菜一汤,老板似乎也精通做白萝卜的时候就不做胡萝卜,做胡萝卜的时候就不做白萝卜的道理,就算是有一道做的是萝卜,但是另外一汤一菜她还是可以选择的,但是下午那一顿嘛她有时候就有些苦恼了,几乎是每隔一天下午那一顿她就要吃一顿素面。

  但是有了她外婆今天给她带的这些蔬菜和面条,她以后下午哪还需用到食堂里面去吃?直接在家里煮不就成了。

  就在这时候,杨晖捧着一个饭盒就回来了,曾青就向向瑾提出告辞,“向瑾,我先回去了啊?”

  “要不留下来吃点东西再走?”向瑾提议。

  曾青就摇了摇头,“不了,我在家里面是吃了饭才来的,这会儿肚子都还是饱着的呢。”

  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将她送出屋。

  跟着大家就收拾餐桌开始吃饭。

  杨昭说他在家里是吃了一些炒米粉跟炒河粉才来的,为了避免到时候夜间口渴,所以这会儿他就不吃炒米粉跟炒河粉了,让他哥给他分了一些白米饭。

  杨晖他说他今天饭蒸的有点多,所以也就不吃炒米粉跟炒河粉了,让向瑾和颜宸吃。

  两人也没有跟他们客套,但是介于她现在还在吃着药,所以那卤肉向瑾也没敢多吃,就夹了几筷子让就不吃了,让他们三个人吃。

  但是三个人最后也没有吃完,还剩了起码有一小半的样子,向瑾就让杨晖和杨昭明天早上下饭吃。

  饭毕,杨昭去洗碗,向瑾就将那一口袋的蔬菜拉了过来,打开来开始查看着。

  “嗯,小白菜,生菜,油麦菜,空心菜,瓢儿菜,嚯,还有红薯尖儿跟豌豆尖儿,外公这是每一样菜都采摘了一些啊?”

  “是,品种的确是挺齐全的,”颜宸找来几个干净的小袋子,然后一起同她将那些菜给分装好。

  向瑾就道,“不过这空心菜,还有这小白菜,以及这瓢儿菜都放不得,咱们得尽快把它们都给吃掉,不然到时候就黄掉了,扔掉怪可惜的。”

  颜宸就道,“明天早上,可以先把空心菜炒了吃了。”

  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就朝正在阳台上洗着衣服的杨晖和在厨房里洗着碗筷的杨昭道,“明天早上咱们炒空心菜吃啊?你们两个端了饭就回来,还有明天晚上那一顿,你们也别蒸饭了,咱们到时候回来下面条吃。”

  “好!”兄弟两同时应着。

  第二天因为又是周一,所以上午第四节课又是体育课,但是因为雪又才刚停,还处在化雪的阶段,所以操场上到处都还是湿的,向瑾他们就又改为了自由活动的时间。

  颜宸因为有衣服要洗,所以就直接回去了。

  但是当他刚把衣服洗完,然后就见向瑾提着一篮子鸡蛋回来了,他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还买了这个啊?”

  向瑾就朝他得意地挑了挑眉,“怎么样,没想到吧?”

  颜宸将那篮子从她手里接了过去,“确实没想到。”

  向瑾就道,“我跟你说,人活一世,就要及时懂得享受,绝不能亏待了自己胃,既是吃面,那自然是得吃煎蛋面了。”

  说到这里,她拿过自己的水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在喝了一口之后就又道,“晚上我给你们煎,保证是煎的两边金黄。”

  颜宸将那一篮子鸡蛋放在餐桌上,“这个时间点街上还有人在卖鸡蛋?”

  向瑾就道,“我也就是纯粹去碰下子运气的,嘿,没想到还就碰到了,我想估计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所以人们上街的都比较迟,我去的时候有两三个人都在卖呢,但是我挑了一个老阿婆的。”

  “这一篮子是多少个?”

  “五十六个。”

  “这么多?”

  “听起来多,可实际哪多了?咱们可是有四个人,到时候给你们每个男生都煎两个,咱们一天就要花掉七个,这一篮子的鸡蛋,一周的时间就吃完了。”

  颜宸就道,“怎么给我们都煎两个,你自己却煎一个啊?”

  向瑾就道,“你们是男生,体力消耗大,所以吃两个,我是女生,我吃一个就够了,再说我现在吃着补药呢,要是补过剩了,我到时候横向发展了怎么办?”

  颜宸就好笑,然后伸手就捏了一下她的脸包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臭美呢?”

  向瑾就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抚摸着被他掐过的地方,“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掐我的脸,别掐我的脸,”丫的,她一个二十几岁的成年灵魂,被一个四十五的少年连翻三次地掐脸算是怎么回事?

  颜宸就笑道,“我是在检测你这横向发展的几率到底有多大,不过就刚才的检测结果所得,目前横向发展的几率基本为零,所以你大可以不必担心。”

  向瑾就朝他斜了一眼,“信你才怪,反正在我没有长到十八岁之前,我绝不能允许横向发展拖垮了我的个子。”

  颜宸就道,“你怎么就那么热衷于长高呢?”

  向瑾就道,“当然了,谁不想自己能够长高一点?我又不是天生的就该根号二?”

  她前辈子就有一米六八的身高,这辈子若是矮太多的话,她心理上会有些接受无能,那样她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被压缩了的夹心饼干,会浑身不得劲儿的。

  颜宸就笑了,而且笑的很是有些愉悦,然后凑近她了几许就道,“你早就已经超过根号二了,目测已经达到根号二点六了,若是一直照这个势头长下去的话,”说到这里他盯着她就顿了一下,跟着才又道,“放心吧,成不了矮子的!”BD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向瑾走过去,就朝那两个口袋都看了一眼,就道,“两种菜都摘了吧,都已经在黄叶子了,今天不吃放到明天去,就该直接扔掉了。”

  杨晖就道,“可吃得完么?”

  向瑾就点头,“吃得完,炒了就没多少了。”

  杨晖就点头,“那行,那我就都摘了。”

  杨晖摘菜,向瑾就去厨房里煎鸡蛋,他们要见煎七个鸡蛋,所以还是要花费一些时间的,她先从篮子里拿了七个鸡蛋出来,打算先把它们清洗一遍。

  颜宸见了,就直接走过去,然后挽袖道,“我来吧!”

  向瑾让出位置,然后就拿过那个小耳锅去清洗,这烧锅热油也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颜宸见了,就又从她手里将耳锅接了过去,“我来洗!”

  向瑾就打趣他道,“还真把我当病号了呀?”

  颜宸就斜睨了她一眼,“现在的你也就是只比那病号强不了多少,随时都在病号的边沿处徘徊着呢。”

  “瞎说,我的身体哪有那么差劲?你就听那老中医的吧你?”向瑾顿时就叉腰朝他瞪了过去。

  颜宸就道,“不信,你问杨晖?”

  看着他们两人拌嘴,杨晖就呵呵地笑着,“向瑾,你就听颜宸的吧,这一个月就好好的忌一个月的冷水,你总不想得以后生病了又耽搁颜宸的学习时间在家照顾你吧?”

  向瑾本想反驳说她其实不需用人照顾的,但是一想到颜宸这小子上回的确是这忙前忙后地辛苦了几天,她那话就吐不出来了,做人不能没良心,总之,他的这个人情她算是欠下了。

  颜宸将清洗好的小铁锅递给她,向瑾接过,然后拧开炉灶跟着就烧起来。

  这时候,外面的房门响了起来,杨晖出去开门,向瑾看到颜宸将那些鸡蛋清洗好了之后,然后又拿了一张干帕子把那些鸡蛋又一一的檫干水分。

  向瑾就又惊奇了一回,“没想到你一个平时不怎么做饭的人,居然还晓得在把鸡蛋清洗了之后还要用干帕子将它檫干哈?”

  颜宸没好气地又就斜了她一眼,“白痴都知道那水滴落在油锅里是会乱炸的。”

  向瑾就撇了撇嘴,“好吧,学霸就了不起啊,我也是学霸。”

  看着她那不服气地小样子,颜宸就笑了,然后提醒道,“可以放油了,不然锅都要被你烧穿了。”

  “哦哦哦,”向瑾赶忙将炉灶的火关小,然后往锅里倒入菜籽油,然后她又将小耳锅提了起来晃了晃,使那菜籽油都均匀地涂染在那小铁锅的锅壁上。

  杨晖在给杨昭开了房门之后,就又回到厨房里去清洗他的蔬菜了,杨昭走进来看到他们三个人都在厨房里,于是也就钻了进来,当他看到那灶台上竟然还有一碗鸡蛋的时候,双眼顿时就发了光,“哇,居然还有鸡蛋吃呀?你们什么时候买的?哪个买的?”

  杨晖洗好菜过来,就道,“你表姐买的!”

  “哇,表姐,你真大方,我喜欢!”

  颜宸和向瑾都就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尤其是颜宸眼神凉飕飕的,弄的杨昭简直有些莫名其妙,却见向瑾道,“我哪次不大方了?”

  杨昭还没弄明白颜宸看他那眼神的所代表的意思,就听到向瑾如是说,于是就赶忙地点了点头应着,“是是是,表姐你平时对我们最是大方的了。”

  向瑾往锅里放了一点盐,“知道就好!”

  “唉,你怎么现在就往锅里放盐啊?难道不是那些东西炒好了之后再放盐的么?”跟着杨昭就哇哇地叫嚷了起来。

  向瑾就一脸傲娇地又斜睨了他一眼,“不知道吧?我给你说这样煎鸡蛋才不会粘锅,学着点儿吧你!”说着她就用锅铲将那些盐巴在锅里均匀地化开,跟着就往里面接连地打了三颗鸡蛋。

  “哦哦哦,今天算是学着了,”杨昭吐了一下舌头,跟着又自言自语地道,“没想到,连煎个鸡蛋都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向瑾一面翻着鸡蛋一面道,“那是,你以为要当个合格的厨子就那么简单啊?我可告诉你,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做饭好吃,有的人做饭不好吃的根本原因了,唉唉唉,碗碗碗,快给我拿个碗,要把煎好的蛋给铲起来了,不然煎久了那蛋就要变焦了。”

  杨晖离洗碗槽最近,跟着就将一只刚才清洗好的瓷碗递了过去,向瑾接过,然后将那几个已经煎好了的鸡蛋给铲进碗里,然后又进行第二轮的煎蛋。

  如此地反复了两三次,花了大概有差不多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她总算是将几颗鸡蛋都煎好了,跟着又将杨晖清洗好的那些蔬菜给倒进锅里去翻炒。

  一顿饭毕,杨昭就一脸满足地喟叹道,“唉,今天这煎蛋面可真好吃呀,唉姐,以后我们每天下午就都吃煎蛋面吧?”

  “可以啊,”向瑾想也没想的就应了下来。

  但是杨晖在听到杨昭的那一翻话之后,眉头跟着就是一皱,然后一巴掌就用力地拍在了杨昭的肩膀上,训斥道,“想得美呢你,那面条是奶给向瑾拿的,都就叫你给吃了,那她还吃什么?”

  杨昭摸着被他哥给拍痛了的地方,然后就一脸幽怨地瞪着他哥撒娇道,“哥,你怎么能这样啊?我可是你亲弟耶,你至于对我下狠手么?”

  杨晖就瞪他,“还不快滚进去洗碗,大家都干了活,就你一个人什么事都没干,还就只知道一味地讲吃!”

  杨昭就道,“那我姐天天都还在提倡着人妖懂得享受,绝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胃呢?那你怎么不说她,就只知道说我?!”

  无辜躺枪,向瑾就有些无语了。

  然后就听到杨晖道,“你姐有本事赚的到钱,做的出来,所以她就有那资格享受,你呢?你能做什么?”

  然后杨昭就垂着脑袋不吭声了,然后乖乖地捡起碗筷去厨房里洗碗了。

  向瑾看着那一幕就乐呵了,然后就朝杨昭的背影喊,“杨昭,就用锅里的那个面汤洗哈,那面汤去油!”

  然后她就转过身来对着杨晖道,“其实我觉得杨昭说的话还是有道理,以后啊你们下午那一顿饭就干脆别再蒸了,咱们就在家里煮着吃吧,下面条,下面条吃了暖和。”

  杨晖就有些犹豫,“可是那面和青菜都不多?”

  向瑾就道,“那挂面怎么就不多了?外婆拿的那一把挂面可是有十好几斤的,我们能吃上好一段时间的,就算是咱们吃完了,咱们到时候再到街上去买一把便是,多大的事儿?呐,桌子上那一篮子的鸡蛋可不就是我在街上买的么?

  再说,咱们也不一定就要顿顿都吃青菜呀,咱们还是可以买一棵大白菜或者是一棵莲花白来穿插着吃呀,这样还不容易吃腻味。”

  杨晖在略想了一下之后就道,“行,那就这么着吧?”

  杨昭这个时候探出头来,“哥,我就说嘛我们以后每天下午煮面条吃,你还偏要跟我扭着来,最后还不是接受了我姐的意见?”

  杨晖就皱眉瞪着他,“赶紧收拾你的厨房去,不收拾干净拿你试问!”

  杨昭就没好气地撇了撇嘴,“切,就知道在我面前充老大派头!”跟着她又一脸讨好地对着向瑾道,“姐,今天这煎蛋面虽然好吃是好吃,但是却有些美中不足?”

  “哦,什么美中不足?”向瑾好整以暇地笑睨着他就问?

  杨昭就道,“就是少了一点辣椒油跟老陈醋的味道,要是有这两样调味品的话,那就是更觉了!”

  向瑾就呵呵哒,然后没好气地斜剜了他一眼,“你还真把这儿当家了,把我当专门给你们煮饭的厨子了呀?

  杨昭我可告诉你,要吃自己弄去,我可不伺候,我现在正吃着药,对那些酸的啊辣的啊,禁忌!我忌讳的东西,就都不得弄!”

  杨昭就再次争取道,“唉不是姐,你不吃我们可以吃啊?!”

  向瑾就摆了摆手,“不弄!”

  “姐?”杨昭就拖长着尾音唤她。

  向瑾就忍不住地哆嗦了一下,然后对着杨昭道,“见过女孩子撒娇的,没见过男孩子撒娇,杨昭,不要老实以为我舅他们没有闺女,你就自觉地把自己给女性化了吧?我可告诉你,这招对我没用!

  还有啊,我也就只比你大了几个月,你对我这样,你觉得合适么?反正我是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再者啊,你以为溅辣椒油不要成本的呀?咱们家的清油就只有那么一小瓶,那油我还要留着煎鸡蛋用得呢,给你拿去溅辣椒油了,我以后还怎么煎鸡蛋?难道你叫我在手板心上煎啊?

  还有,那溅辣椒油总得需要辣椒面和个容器装吧,为此我们还得去再买辣椒面跟一口碗,那不要钱的呀?”

  杨昭就嘟哝着道,“那我自己去买这些回来不就是了么?平时见你花钱也没这么抠的呀?今天怎么就这么抠?”

  向瑾就道,“我平时是不抠啊,但是我那是当花钱的时候就绝不含糊,若是不该花钱,或者没必要花钱的话,那我就会坚决不会花的。

  我今天给你们煮的面条不好吃吗?不是吧,我今天下的这个面条那总比你们吃的那个蒸饭强吧,热气腾腾的煎蛋面怎么也比你们吃的那个蒸饭暖和吧?

  我看你刚才就吃的挺欢实的,而且也吃得是鼻头都在冒汗了,那么暖和还要怎么暖和?难道真要在你肚里架起一把火烤着才算舒服?”

  杨昭就一副委屈的表情,“说了这么一堆的理由,你就是不想给我们弄呗?!”

  向瑾就点了点头,“说的对呀少年,我就是不想弄,我自己又不吃,我还弄它干嘛?麻烦!再者,你以为那随便溅个辣椒油就是辣椒油了?

  我可告诉你,那溅辣椒油可也是讲求诀窍的,里面的材料可不仅仅只是一点辣椒面跟一点油就那么简单,要想辣椒油溅的好吃,需用的食材可多着呢。”

  “那你说,需要什么些材料,我去准备就是了?”杨昭居然还跟她纠结上了。

  向瑾就直接道,“无可奉告!你这个少年怎么一回事,读书不好好的读书,天天就净想着吃?

  我问你,你那个钱是哪儿来的呀?我舅和我舅妈给你拿的吧?自己都还没有开始赚一分钱,就开始讲究起享受来了,小同志,你这种行为可是要不得的呀?”

  “我哪有享受?我不就是想让你给我溅个辣椒油么,你就扣我这么大一顶帽子?”杨昭表示不服气!

  向瑾也就道,“我也表达了我的意思了,我、不、溅!我告诉你呀,后面下面条,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我还每天省了两颗鸡蛋呢!”

  杨昭就气的跺脚,“哪有你这样的啊?谁说不吃了,我要吃的呀!”

  向瑾就双手环胸地瞪着他,故作不耐烦地道,“要吃就赶紧洗碗,把厨房收拾干净了,别磨磨蹭蹭的,一个男孩子家,还是要麻溜些的好,洗个锅碗也洗了这么久,我真是服了你了!”

  杨昭就张了张嘴,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唉,还真是吃人嘴短!”

  “知道就好!小同志,记得啊,天下可没得白得的午餐,你哥摘的菜洗的菜,颜宸洗的鸡蛋,我煮的饭,最后可不就得轮到你洗碗么?难不成我们活该伺候你呀?想得美呢你?!”

  看着她一个劲地嘚吧嘚吧地说过不停,杨昭赶忙认输,“得得得,姐,姐,姐,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我洗碗,我洗碗,我洗碗还不成么?”说着他就扭过头去走向洗碗槽,跟着又忍不住地嘟哝道,“一天就只知道欺负我?!”

  “我哪欺负你了?!”向瑾的耳朵很尖,一下子就听到了他的抱怨之言,于是就翻着白眼儿地跟他呛声道。

  杨昭扭过头来抡起拳头就朝向瑾耀武扬威地比划了两下。

  向瑾叉着腰就瞪着他,“怎的?还想跟姐动手啊?!你打的赢我么?!”

  杨昭赶忙就将拳头藏在背后,然后扯起唇角就对着向瑾嘿嘿地笑着,“姐,瞧你说的什么话,哪敢呀?”

  向瑾就道,“谅你也不敢,你要是敢对我动手,看我不削死你!”

  杨昭就赶忙狗腿地摆手,“不敢,不敢,你啊在我心目中那就是老大的存在,比我哥还要有分量,我就算对我哥不敬,我也不敢对你不敬啊?!”

  “杨、昭!”杨晖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瞪着他就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杨昭就赶忙扭过身去,“我洗碗,我洗碗!”BD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