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她竟然忘了蛇有两根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更亲时间:2021-12-07 13:48:07 

   “王家是王家,你是你,我向来分得清。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说,这些年表姐过的如此憋屈,就没有什么想法吗?”林琬不想这个时候便把王文继在外面干的那些事说给柳氏听,柳氏如今这身子恐怕经不得吓。

  “我?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已经认命了。只是我原来听母亲说过,这些年来你在家中过得也不好,如今好不容易安生了,我是真怕连累了你!”柳氏苦笑一声,抬手拭了拭眼泪。

  柳氏这一抬手的动作,刚好漏出手腕处一大截皮肤出来,好几条醒目的青紫伤痕露了出来,柳氏想要遮掩时已经来不及了。

  “表姐!你手腕上是怎么弄得?是不是王文继?”林琬眼眸暗了暗,她最厌恶的便是家暴,这是她最难以忍受的事情。

  柳氏眼里闪过悲痛,却不自觉的摇摇头想要帮他遮掩!

  “表姐,都这时候了你竟还在为他打掩护!你这不是在助纣为虐吗?”林琬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她真是为这时代的女人悲哀,仿佛生来便已经把三从四德这些礼教刻在了骨血里,哪怕生活的水深火热也不知自救,甚至放任自流!

  她真是被柳氏的窝囊气到了,若不是她姨母当年对原主有恩,她真想放手不管了!

  “表妹,你不懂!我有太多顾虑,我与你不同!”柳氏红着眼喊了一句,喊完又愧疚的看了林琬一眼,起身急急向门口走去。

  可柳氏人才刚走几步,便觉着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直直向前倒去!幸好春枝一直离柳氏不远,冲过去垫在了底下,不然这一下恐怕摔的不轻!

  林琬吓的不轻,连连拍着胸口,赶紧叫人把柳氏送到偏屋,又叫来白首给她查看。

  柳氏此时已经醒了,只是整个人虚弱的很,额头全是汗,连鬓角都被汗湿了,脸和嘴唇也特别苍白,林琬一看就觉着不对劲。

  “表姐是哪里不舒服吗?”林琬着急的问道。

  “肚……肚子疼。”柳氏双手捂着腹部,艰难的说道。

  林琬心里有了不妙的想法,若是柳氏此时有孕,那与王家就更难割舍了!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看白首过来,赶紧把位置让与她。

  “白首,快看看她怎么了?她刚刚说肚子疼。”林琬赶紧说道。

  白首听后便点点头,赶紧沉下心给柳氏把脉。待左右两只手分别诊完后,白首眉头皱了皱,又问了些问题。

  “你月信准吗?是否量少还结块?务必如实告诉我。”白首问道。

  “我一般……三两个月才会来一次,每次量少色黑带块状物,且肚疼难忍!”柳氏点点头说道,虽不好意思,可常年被病痛折磨,自然希望能被治愈,便细细说了情况。

  之前她甚少出门,知道的也都是些男大夫,她从来不敢提这些,觉着难以启齿!有病也只好忍着!

  “平日是否感觉底下痛痒难忍?带下多且色黄粘稠?”白首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

  “自……自几年前便不大好了,最近半年情况更甚。”柳氏小声道,觉得太丢人了。

  “你不用觉着不好意思,这些都是女子常见的毛病,只是很多人都如你一般没有办法医治而已。你大概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但是我得查看一下,这样才能对症下药。可以吗?”白首安抚的问道。

  柳氏窘迫的不行,整张脸都红透了,可整日的不适给她带来了太大的困扰,她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点了点头。

  林琬从二人对话中觉得林氏可能就是普通的妇科病,只是情况有些严重而已。她心里踏实了一些,知道在这里不太方便,便带着几个奴婢出去了。

  过了有一刻钟的样子,白首皱着眉头出来了,脸色紧绷着,感觉有些不大好。

  林琬见状心里就是一咯噔,示意她先不要说话,等二人走到里屋,才听白首慢慢说来。

  原来柳氏的妇人病虽严重,却还能治,可白首发现柳氏恐怕得了那些不干净的病,就是隐私处会传染的病,相当于后世的性病。

  林琬听了一时有些转不过来,柳氏竟然得了性病?这样的病别说现在,就是搁在后世也让人忌讳!林琬低头考虑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愿意给她医治吗?”

  这时候没有什么防护用品,这样以来,如白首这样的密切接触者就会有被传染的可能,很多大夫遇到这种情况,是宁可不赚钱也不愿意医治他们。

  白首讶异的看了眼自个主子,她以为她主子第一反应会是厌恶,没想到却是担心她。其实白首是想试试的,毕竟这样的疑难杂症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到的。

  白首笑了笑说道:“奴婢是医者,医者自然以治病救人为乐,不过奴婢还是您的奴婢,所以主子但凭吩咐。”

  白首的意思很简单明了,我想医治她,可我听您的。林琬听的点了点头,心中有数了。

  “你先去让春枝给你拿些我这里的醉八仙给双手消消毒,之后过来我这里,听我安排。”林琬说完便转身进了偏屋。

  醉八仙是一种纯度很高的酒,林琬觉得一般性病可能都是病毒感染,用酒精来消毒是最好的防护。

  白首毫不犹豫的去了,她知道主子一定会让她医治柳氏,因为她知道她的主子骨子里是个善良的人,甚至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概念,把所有人的命都看的很重要。

  其实说实话林琬心里是有些怕的,虽然她这个现代人知道性病一般只有三个传染途径,性,血液,体液。只要平时注意些,正常的生活交流应该不会被传染。

  可她不敢拿自个和三个孩子做赌注,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柳氏隔离出去,等病看好了再来说和离的事。

  柳氏如今一脸灰败的躺在床上,她此时两眼无神的看着屋顶发呆,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颓废。刚刚白首说柳氏再三追问之下,白首已经把病情告诉她了。

  “表姐,如今你还要执迷不悟吗?”林琬站在床边问道。

  柳氏听到林琬的声音,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琬!她以为林琬知道她的病情后,会如赶瘟神般把她赶出去,没想到她尽然还愿意进来见她!柳氏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脸上是悔恨不已的神情!XJ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表姐,王文继寡情寡意,贪财好色又私德败坏!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林琬真想把柳氏骂醒。

  柳氏会得这个病,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王文继,难怪他纳了那么多的小妾,竟一个有孕的也没有,简直是报应!

  柳氏双手捂着脸,眼泪顺着手缝滴落下来,看起来很是无助。林琬忍不住过去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一下,却被柳氏侧身躲过了。

  “表妹,我如今已经是个无用的人了,不能再连累了你!反正都已经在油锅里了,便让我慢慢的熬吧!你便把我送回王家吧。”柳氏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

  “哎!表姐何必如此,这种病虽不好治,却不是绝症,况且我家白首都愿意试一试,你怎能先自个放弃了呢?”

  “我知道你如今的顾虑,一是姨母本就日子不好过,你怕你父亲得知消息后会更加苛待姨母。二是放不下屏姐儿,怕屏姐没了着落。可您想过没有,屏姐如此内向自卑,便是在王家那样的环境里养成的!”林琬见柳氏想要说话,摆摆手让她听自己先说。

  “其实我已经派人去河北接姨母过来。我在南市有座小院,你可以安心在那里治病,姨母也会过去陪着你。至于屏姐儿,我会让她脱离王家,跟着你。王文继所做的事决不是进牢房就能解决的事,你只有彻底脱离王家,才能保全了自己与屏姐儿,你可明白?”林琬索性把自个的打算和盘托出,柳氏已经崩溃了,再这样下去,她会撑不住的。

  柳氏听了这话,眼泪都忘了流,林琬简直是七窍玲珑心,把她的心思看得透透的!

  柳氏其实不笨,只是这些年被生活折磨的不愿再去多思多想。她想了想也就明白林琬的意思了,看来王文继在外面做的事恐怕会罪责家人!她很感激这时候林琬竟还愿意拉她一把。

  王文继这些年干的事早已让她寒了心,早年间他便喜欢出去喝花酒,染了一身的脏病还祸害了自个!婆婆骂她挽不住男人的心,骂她想让王家断后!这些年,在婆婆的威逼利诱下,她不得不同意丈夫一任一任的纳妾,最后也没有落到一丝尊重。甚至自个的女儿也跟着受人白眼!如今既能逃出生天,她没有什么好留恋了。

  “我听表妹的,表妹的大恩大德,我此生恐怕难报,只能先磕三个头聊表心意,若有机会,我一定粉身碎骨,以报大恩!”柳氏跪在床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头,林琬想拦都拦不住。

  “表姐这是做什么,就算你我不是亲戚,同为女子,我遇到了也会想要伸出援手,这时代的女子不易,咱们更要有一颗坚韧不拔的心。”林琬看柳氏这样有些不忍。

  “嗯,表妹说的是,为了屏姐儿我也要好起来!只是可怜我的屏儿小小年纪便成了一个弃妇的女儿,她什么也没做错,都是我这个母亲害了她!”柳氏说着说着又开始抹泪。林琬看的有些好气又好笑,这个柳氏脾气也就这样了,是改不了了!

  “屏儿有我这个姨母在,怎会变成弃妇之女?表姐莫不是还想要王家休了你不成?!”

  “就王家这样的还想休妻,咱们必须是和离!表姐可别在胡思乱想了。”

  柳氏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琬,和离!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可表妹说的却好像天经地义一般,可却让她也觉得就该这样一样!她心里突然就像有了主心骨一般!

  林琬见柳氏想通了,安心了不少。等一切安排好后,她便派人把柳氏母女先安顿在了南市小院里,白首自然也要跟过去方便医治,还让春枝把一半的醉八仙给她带了过去,方便消毒。

  等人都走了后,林琬让人把长乐轩里里外外都消消毒,又找个阳光烈的时候把床褥都搬到院子里暴晒,她并没有轻视柳氏的意思,只是还是得防范一下不是。

  柳氏搬过去之后,在白首精心的医治下病情逐渐有了起色,又有亲生母亲在身边陪伴,心理也没有了那些官司,性子也慢慢开朗了起来。之后林琬再见时,差点没让出人来,整个人吩咐年轻了小十岁一般!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林琬这日闲来无事,又见天气不错,便把院子里铺上厚厚的垫子,让人把三个臭小子抱出来晒晒太阳。等孩子们玩累了,奶娘把他们哄睡了,才又抱回去睡觉。

  “春枝,这几日主子爷都做什么呢?”林琬问道。

  “主子,听钱公公的意思,万岁爷如今身子不好,主子爷每日都得去宫里处理朝政,宫里府里两头跑,很是忙碌。”春枝感叹了一下。

  林琬点点头,哎!看来有时候没本事也是一种幸福啊!林琬躺在贵妃椅里,捏着一颗红彤彤的殷桃塞进嘴里,酸酸甜甜的果汁好吃的林琬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

  “这个樱桃不错。”林琬夸了句。

  “这是膳房今天刚到的,说是挑了最好的送来了咱们这。”春枝笑着说道。

  “挑些最大个的给主子爷送些过去吧,就说是我吃着好吃亲自选出来送去的。”林琬说完又往嘴里塞了个,嗯!好吃!

  如今她这里与福晋那的分例已经相差无几了,她一开始还怕被别人抓住错处,四爷知道后把她笑了一顿,说她想多了。其实她隆宠日盛,就算她不提,底下的奴才都是些人精子,也会巴巴的把好东西孝敬上来。

  “长姐对王爷真是体贴入微,我可得赶紧多吃几个,免得待会吃不上了!”林琅笑嘻嘻的故意消遣着林琬。

  “嗯,我听说家里的门槛快被姓谢的踏平了,不如你现在就回去,也好救一救那可怜的门槛?”林琬眼睛都不抬的笑道。

  林琬才知道林琅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与谢家的婚事虽定下了,可林琅一直没有点头答应,那谢伯淳为表诚意,三天两头往谢家跑,每次都喊着要求见林琅。林琅本就烦死了谢家,自然不愿见他,趁着家人不备,偷溜出来躲到林琬这里来了。

  “长姐,你也好几天没出过门了,今个天气好,我陪您出去走走吧?”林琅赶紧岔开话题说道。XJ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