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被怪物产了一肚子卵 呃 啊 双腿 腹部 胎儿

更亲时间:2021-12-07 13:49:55 

   她回办公室,秘书告诉她于北来了事业部找她,她便过来了。

  刚到门口,竟然看见几个保安要对于北动手。

  真是反了天了。

  郑志强忍不住多看了沈南风两眼,笑嘻嘻说道:

  “沈总,这小子就是个神经病,他竟然说要开除我。你说好笑不好笑?”

  他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众人都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可是接下来,他们全都震惊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却听沈南风冷厉道:“他说开除你,你就滚吧。”

  敢说我男朋友是神经病,他不开除你,我都要开除你。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沈总说什么?她叫郑总滚!

  郑志强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脸色很是尴尬。

  “沈……沈总,你说什么?你叫我滚?”

  沈南风俏脸冰寒,一片威严。

  “我说什么你听不懂吗?你被开除了,立刻,滚!”

  郑志强不可置信又尴尬至极,苦笑道:

  “沈……沈总,为什么?”

  沈南风威厉道:“因为于总说要开除你,他有权利开除南影公司任何一个人。”

  啊!于总!

  众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于北。

  他们知道公司总裁换人了,沈南风是常务副总裁,真正的总裁叫于北。

  就是眼前这个一身几百块休闲装的帅哥?

  山本洋子看着于北,太不可置信了。

  他说要开除郑总,要自己出演环保纪录片,原来都是真的。他不是神经病啊。

  柳萱儿完全不敢相信,于总还骑一个破摩托来上班?

  哎呀糟了,她把于总的破摩托扔碎石堆了,完了完了!

  她突然全身开始发凉。

  郑志强脸上带着苦笑,妈的,这个于总喜欢搞微服私访吗?

  害自己撞枪口上了。

  他苦笑着对于北说:“于总,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请你给我一次机会。”

  他成为金牌制片人,一是有一些能力,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站在了南影公司这个平台上,手握大量资源。

  没有了这个平台,他就是个狗屁。

  他还没有蠢到把平台误认为是能力的地步。

  所以,他不能离开南影公司,不能被开除。

  于北冷冷一笑,说:“你这样的蛀虫,只会影响我们南影公司的声誉。让一些跛落货出位,真正的人才受到压制。滚!”

  郑志强顿时急了,被开除,他的人生从此就完了啊。

  他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死死抱住于北的大腿,哀求起来:

  “于总,给我次机会吧。我在南影公司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求求你了。”

  于北厌恶地看了郑志强一眼,对几个保安严厉道:“把他拖出去。”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郑总叫我们来拖人,原来是拖他自己。

  四个保安上前,掰开郑志强的手,抬手抬脚拖了出去。

  郑志强一路哀哭求饶。

  柳萱儿胆战心惊,郑志强被开除了,她的靠山倒了,以后肯定没有她出头的机会了。

  她突然脑瓜子一亮,媚眼看了眼于北,摇着蛇腰娇媚无比地靠上于北。

  媚声说道:“原来你是于总啊,我一看你就是人中龙凤。以后我一定听于总的话,全身心为于总和公司效力。”

  她刻意把“身”字提高音量。

  哎呀呀!

  于北满身鸡皮疙瘩,连忙躲开。

  啪!

  沈南风上来就是一巴掌,打得柳萱儿找不着北了。

  沈总打我干什么?就算我勾搭于总,也轮不到你来打我吧?

  你不过一个副总而已,难道于总是你的不成?

  上次在大桥上,沈南风在人群中,她没注意到,所以不知道二人的关系。

  沈南风却是俏脸冰寒,怒不可遏,对仅剩的一个保安说:“把她给我拖出去,开除,永不录用。”

  啊!

  柳萱儿吓得娇躯一颤,她没得罪沈总啊,于总都没说开除她,沈总这是发哪门子火啊?

  于北早就想说开除这女人了,既然沈南风开口了,就不麻烦他了。

  那个保安上来,一把抓住柳萱儿的胳膊就往外拖。

  “沈总,我没得罪你啊?于总,给我次机会吧,我会全身心效忠你和公司的。”柳萱儿大声哭叫。

  沈南风气得都要炸了,这个贱人!

  那保安突然停下来对于北说:“于总,这女人刚刚把你的车踢坏了,还扔到碎石堆上去了。”

  “什么?”

  于北顿时大怒,心疼不已,那车可是他的宝贝。

  柳萱儿顿时吓哭了,连忙说:“于总,我不是故意的,你给我次机会。我赔,我赔。”

  “你赔,你赔得起吗?”于北愤怒不已,“那车两千七百万。”

  啊!

  柳萱儿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浑身瘫软下去。

  两千七百万,随便修一修,不得几十上百万啊。

  她是挣了点钱,哪有这么多?

  那玛莎拉蒂还是郑总借给她的呢。

  保安说道:“于总放心,我知道她有一处房产,拍卖了给你修车应该够了。”

  沈南风威冷道:“好了,待会让法务去处理。”

  又对于北道:“快走了,马上开会了。”

  于北对山本洋子说:“你明天再过来,直接到总裁办公室找沈总。”

  然后跟着沈南风走了。

  他明天肯定不会来公司了,让沈南风安排吧。

  山本洋子大喜过望,连连鞠躬道谢,今天的经历真是神奇啊。

  柳萱儿被保安拖出去,一路嚎哭不已。

  到了总裁办公室,沈南风拿了一套西装出来,说:

  “赶紧换上,你是总裁,话可以不说,形象还是要的。”

  于北无语,感觉自己就像个傀儡皇帝,这是皇后专政吗?

  换了西装,沈南风帮他打好领带,看着他不禁笑了:

  “你这还挺帅的嘛。”

  于北一本正经道:“那当然。”

  沈南风的笑容突然变得别有深意:“柳萱儿长得很漂亮,又愿意全身心效忠,你可以把她留下来当个秘书嘛。”

  于北顿时浑身一寒,这女人肯定没安好心,连忙说: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有你就够了。”

  “贫嘴!”沈南风心里一甜,白了于北一眼,说道,

  “走了。待会开会你尽量啥也别说,公司那群人都是人老成精的。有很多套路你不懂。”

  “嗯。”于北点头,“我就安心做个傀儡皇帝,让皇后专政。”

  “你再胡说!”沈南风咬牙掐了他一把。

  二人朝会议室走去。

  ……HW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开完会出来,已经快十二点了。

  于北真是见识了他们那一番勾心斗角,也佩服沈南风竟能在那一群人精中游刃自如。

  他现在迫不及待地要去看看他心爱的摩托车伤成啥样了。

  来到停车场,他的摩托已经被保安们抬进停车位。

  于北一看,顿时又心疼又愤怒。

  右侧不禁凹陷几个坑,而且油漆脱的就像个大花脸。

  沈南风中午留在公司加班,他自己骑着摩托去找地方修理。

  接连跑了几个大修理厂根本没法修,师傅告诉他,这车都是高科技的航空工艺,一般地方根本没法复原。

  于北真是气得无奈,不可能寄回瑞士去修吧。

  这时秦默然打电话来,叫他过去跟他说说文件的事。

  于北只得骑着破车过去。

  秦默然在学校附近一家饭馆要了个雅间,二人坐定。

  秦默然把文件和U盘放在桌上,神情十分严肃。

  “发现什么了?”于北意识到事态可能有些严重。

  秦默然指着一份文件说:“米国姜山原集团,在全球知名度并不高。但是它旗下这两家家公司你也许听过。”

  于北不禁一凝神,事态似乎真有点严重。

  秦默然指着文件上说:“蓝海军火公司,全球大部分武装冲突几乎都和他们有关,军火贩卖、雇佣兵输出、政治刺杀、动乱策划,据说它们还在研究生化武器。

  雷氏金融公司,近些年全球几次经济危机几乎都和他们有关,曾经成功狙击英国和泰国政府,薅羊毛不可计数。”

  这两家公司于北确实听说过,雷氏公司经常上新闻,蓝海公司在小道消息里是经久不衰。

  这都是嗜血的资本。

  秦默然又说道:“根据这些文件,华州生物研究所就是蓝海公司的下属机构。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在试图获取中原人的基因序列,试图找到中原人的基因缺陷。我怀疑他们在研究针对中原人的生化武器。”

  “混蛋!”于北不禁大怒,“这些人真是恶毒至极。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秦默然扬了扬那个U盘说:“这里面已经有相当部分的基因序列。你及时拿到了这些资料,真是救了亿万中原百姓。

  不知道这些资料他们有没有传送回去?现在这资料在你手上,他们肯定会派人来夺,你很危险。”

  于北凛然道:“他们有种就冲我来,别让我有机会找到他们基地,否则我一定一把火烧了它。”

  秦默然看着于北,脸色平静,说:“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要成大事单枪匹马是不行的。”

  “我知道。”于北说道,“我会尽全力阻止他们。至少现在,在柳州境内,我不会让他们有任何机会。”

  现在在柳州境内,他有足够的实力监测到他们的异动。

  秦默然笑了笑说:“我替柳州百姓谢谢你。但是你的目光应该放得更远一点,整个中原呢?古来能者多劳,也许整个中原百姓都需要你呢?”

  于北一笑说:“这个,我还没想那么多。但是我会尽力的。”

  只要让他知道他们在中原哪里有基地,他一定会去毁了它。

  但是,走出柳州,他好像做不了什么了,根本没法打探消息。

  秦默然道:“如此甚好。”

  二人又聊了几句,一起出来饭馆。

  秦默然看见于北的摩托破烂不堪,笑道:“你撞车了?”

  “没有。”于北一笑说,“这车是瑞士进口的,都是航空工艺设计,坏了也没地方可修。”

  秦默然眼神一亮说道:“正好我有个朋友,他们那里可以修飞机,说不定可以给你修修。”

  “真的?”于北大喜,“你带我去看看,钱不是问题。”

  秦默然:“行,你等一下,我先打电话问他一下。”

  然后她打了一个电话,对于北道:“我朋友说没问题,叫把车开过去。”

  于北大喜过望,说道:“太好了,秦老师,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秦默然道:“行,你等我一下,我去开车。”

  于北阳光一笑说:“开什么车,我载你过去,这车快得很。”

  秦默然看了眼那辆摩托,微微一笑说:“我还是开车去吧。”

  然后走进了校门。

  于北看着秦默然的背影不禁笑了,米白色的连衣裙,这怎么坐摩托?

  一会,秦默然开了一辆红色的minicooper出来,于北便骑车跟上去。

  一直出南门,东行,又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于北开始纳闷,这一带他知道,战区军事禁地,这里有一个空军基地。

  秦老师竟然毫无阻拦地通过了两道哨卡。

  最后在一个营门前停下,一个身着迷彩汗衫的干爽青年,站得笔直等在路边。

  秦默然下车,那青年热情迎了上来。

  “默然,你来了。”

  秦默然点头微微笑了笑。

  于北也下车走过来。

  “你好,我叫张正阳。”迷彩青年冲于北伸手说道。

  “你好,我叫于北。我的车麻烦你了。”于北跟他握了一下手。

  “不客气。”张正阳说着走向那辆摩托,突然他眼睛一亮,激动起来,

  “你这是,阿卡宾摩托。最高时速五百五十公里,号称陆地飞机的阿卡宾摩托。”

  很显然,他也很喜欢这款摩托。

  于北说道:“是的。”

  张正阳绕着摩托转了一圈,目不转睛地盯着摩托,伸手抓抓油门又抓抓离合,很是激动。

  “这车很难买的,中原根本没有,你是哪弄的?”

  于北笑道:“是我一个朋友从欧洲买回来的。”

  “你这个朋友肯定很厉害。”张正阳说道,然后拍拍摩托对于北道,“放心,交给我,明天肯定还一辆新的给你。”

  于北大喜,连忙道:“谢谢张兄了,需要多少费用你直说就行。”

  张正阳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如果于兄方便,改天把摩托借我骑一天我就感激不尽了。”

  “没问题。那就有劳张兄了。”于北笑着说。

  秦默然过来说道:“正阳,车就交给你了,我们就回去了。”

  张正阳有些恋恋不舍说:“好,周末我来找你。”

  秦默然淡然道:“你找我做什么?我课题还没做完,周末可能没时间。”

  “呃!那,有空再说吧。”张正阳有些失望。

  于北就坐秦默然的车返回柳州。

  于北问道:“你跟战区的人很熟啊?”

  秦默然道:“我爸以前跟军方一起做过课题研究,有一些朋友,我跟他们也认识。”

  哦!

  于北越来越觉得秦老师的爸很不简单。HW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