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西方艺术赏析

孕妇被绑架每天必须生宝宝 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

更亲时间:2021-12-07 13:51:32 

   “娶媳妇?”

  李老歪还没反应过来,外屋李家婆家已经嗖的一下冲进屋。

  盯着儿子,脸上带着狂喜,“儿,你要娶媳妇?想娶啥样的告诉娘,娘去给你张罗!”说着,顿时有些哭天抹泪的架势,“眼看你都快十七了,也是成家立业的岁数了,要是能现在就给你娶上媳妇,再生几个大胖小子,娘这辈子也没算白活啊!”

  不过,下一秒脸色又有些不好起来。

  上下左右好好看看自己的儿子,狐疑的问道,“听你刚才那话,你心里有人了,谁?”

  “嗯是是”李小歪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可他娘已经把怒火挂在脸上,男大当婚不假,可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的儿子这么老实巴交的,平日连个女娃多说一个字都脸红,怎么就心里有人了?

  定然是,定然是有人勾引了自己的儿子。

  “谁?”李家婆娘质问道,“你看谁了?是她让你回家这么说的?”说到这,与有好似想起了什么,直接拉着李小歪道,“儿子呀,你莫不是看上家主后宅那些狐媚子了吧?娘跟你说,别看她们都是好脸蛋,可心呀都不是踏实过日的人!”

  见他儿子一脸的不知所措,李家婆娘继续急着道,“可不能往家里娶那样的女子,你要媳妇,娘给你张罗黄花大闺女去。这国公府里的年轻女子,还有没被国公给那样的吗”

  李小歪涨得脸上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李大歪见状,呵斥婆娘道,“滚一边去,老娘叭叭的,那嘴跟他娘的棉裤腰似的,啥都往外冒!”说着,对李小歪道,“来,你坐下,慢慢跟你爹说,咋回事?”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李小歪越是想说话,越是说不出来。

  忽然站起来,转身出去了。

  就在屋里老两口纳闷的时候,又拿着纸笔回来。

  他们这样将门的亲卫家兵,和普通丘八最不寻常的地方,就是他们多读书认字。就好比李老歪,他小时候先做已故曹国公的书童,后来一块跟着上战场。

  家兵们读书认字,才能传达军令。另外一旦战争时,麾下的军校损失惨重的话,这些家丁因为识文断字,可以担负起基层军官的任务,收拢部队。

  曹国公府中专门有教家中男丁的小学堂,李小歪在里面也念过四五年。

  铺开纸笔,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写道。

  “爹,我要娶媳妇。”

  “儿子去了大旺家里,他嫂子带着侄儿,艰难过活。”

  “他们家在赵家村是外姓人,日子不容易,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更是不容易。”

  “而且,他们家是充军过来的,不是京师卫的军户。男丁都战死了,给了抚恤之后,皇陵边上耕种的田地要收回去一半!”

  “钱不能花一辈子,他们孤儿寡母的没个指望!”

  “大旺兄弟救过我,我不能忘恩负义!”

  “他临死就这么点心愿,我要帮他了解!”

  写完,交给李大歪。

  后者的点点头,“我儿子这字写的不错,横是横竖是竖嘶!”

  看着,突然倒吸一口冷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儿子。

  “当家的,儿子写的啥呀?”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年月的女子可很少有认字的。李家婆娘就看到黑乎乎一大片,写的啥一点都不知道。

  “出去!”李大歪呵斥着婆娘,“男人说话呢,你老娘们先出去!”

  “我自己的儿子”婆娘刚想要嚷嚷,见他男儿直接眉毛立起来,没敢再言语,不甘的出去,靠在门口偷听。

  李大歪端着膀子,看着面前的字,五官都纠纠了,却不知怎么开口。

  他不是个迂腐的人,说实话他李家的出身也不是什么高贵人物,就没那臭矫情的资格。但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他李家如今也算是中上之家,要真是让儿子娶一个带男娃的寡妇,这脸往哪放?

  可这话,就堵在心里,说不出来。

  他李大歪家里,几代人的前程都是跟着主家儿打出来的,是战场上厮杀的汉子,是真爷们。

  义气,袍泽这两个字在他心中早就根深蒂固。

  对儿子要娶人家寡嫂,他心里有些不认同的同时,却又是那么的想喝彩!

  这他娘的不就是戏文里的托妻献子吗?

  军中的好兄弟人没了,活着的就要担负起人家的家里事。

  自己的儿子若是娶了那女子,也算是圆了李大旺那小子的心愿,更是给了那娘俩,一个安稳的家。

  可这事若是发生在旁人身上,李大歪定然竖起大拇指,奉上重礼。

  而且要说要说一声,仗义!

  但他娘的,发生在自己儿子身上?

  吭吃瘪肚许久,李大歪看看儿子,小声的问道,“人家那谁的嫂子,知道你要娶她?”

  李小歪摇摇头。

  他爹心里放心不少,眼珠转转,“你喜欢她?”

  李小歪愣住了,表情很是疑惑。

  啥是喜欢?他不懂,可同时他也有些懂。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喜欢,是不是就是姑娘们身上的胭脂香水味儿,让人鼻子痒痒的?

  喜欢,是不是就是姑娘们如柳枝一样的身段,让人看了猴挠心一样。

  喜欢,是不是就是经常半夜没憋醒的那泡尿,格外黏?

  喜欢,是不是就是忍着尿不想醒,依旧要持续的那个梦?

  大旺的嫂子,跟喜欢一点都不沾边。

  个子虽然很高,可是面色有些黑,根本不像府里那些女子,肌肤雪白。

  头发也不好看,黏糊糊的好像打绺了一样。哪像夫人身边的桃红,大辫子溜光水滑乌黑乌黑的。

  而且,她她的眼睛也不好看。

  不会说话,没有眼波,也不会婉转。

  但

  一瞬间,大旺嫂子那样柔弱中带着坚强泛着泪光的眼,直接冲进了李小歪的心里。

  “你看哈!儿子,从下爹就教你讲义气!”李老歪组织着措辞,缓缓说道,“你照顾袍泽是好事,可结婚过日子是大事。”

  “一辈子的大事!”

  “强扭的瓜不甜,你不喜欢那女子,你还要娶她,将来你若是喜欢别人冷落她。那不是坑了她吗?”可怜见的,李大歪一辈子没说过这么肉麻的话,此刻说出来,自己都想给自己两杵子。

  要是别的是,早大耳刮子上去了。可这事,就得慢慢来啊!

  “你呀,年轻,心软,心善!”

  “可是呢,凡事要从长计议。再说了,人家还带着个男娃呢,那可不是你的种”

  说着,他忽然见儿子,风一样的冲出去。

  “哎,我日你娘的,我跟你说话呢,回来,回来!”LU4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宫,老爷子和朱允熥也在用早膳。

  抛开天家那些繁缛节,其实这些年来,宫里老爷子和朱允熥的生活就是寻常人家的样子。话说回来,在老爷子那,似乎也从来没有什么繁缛节的说法。

  吸溜!

  老爷子端着热腾腾的二米粥,嘴唇贴在青花碗上小口的喝着。

  然后夹起一个赵宁儿早上刚蒸好的猪肉大葱包子,也不嫌烫,直接咬了一口。

  吧唧,吧唧。

  老爷子吃了两口,白了朱允熥一眼,“淡了!”

  朱允熥赶紧,把糖蒜和酸甜小青瓜往老爷子面前推推,“皇爷爷,淡了您就点这个!”

  “这他娘的酸甜的,不是咸的,咱说咸了你是没听明白,还是装傻?”老爷子又咬了一口包子,怒道,“咱岁数大了,你也开始不上心了,拿酸甜小菜糊弄咱?”

  朱允熥,“............”

  这时,赵宁儿笑着端了一盘酱萝卜上来,笑道,“皇祖父您尝尝,昨天刚腌的,也不知入味儿了没有!”

  喀嚓!

  手指头长的萝卜条,老爷子一口咬去半个。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表情,顿时变得眉开眼笑,“哎,这才对味儿,吃包子喝粥呀,就要配咸菜!”说着,寻思一下,“宫里有梅干菜没有,明天给咱弄点,拌在粥里,那才叫好!”

  听了这话,朱允熥心若有所悟。

  老爷子对饮食一向不挑剔,现在之所以常常会念叨某种东西,是因为。这些他念叨的,都是当年马皇后在的时候,常给他做的。

  “您放心吧,媳妇这就给您张罗去!”赵宁儿一笑,转身又去忙活。

  “要不是看你娶了个好媳妇,给咱生了个好重孙,哼哼!”老爷子又白了朱允熥一眼。

  这话,当年老爷子对朱标也说过。

  朱允熥笑笑,给老爷子剥了一枚鸡蛋,放在老爷子的粥碗里,“爷爷,吃个鸡蛋!”

  老爷子张嘴,直接丢在嘴里,一口咬掉半个,再喝口粥顺顺。

  “咱听人说,你有心给蓝小儿那杀才,恢复官职爵位?”老爷子大手一抹嘴,问道。

  尽管现在老爷子对国家的大事小情都不大理会,可不代表老爷子什么都不管。臣子,也颇有些老臣,喜欢没事就找老爷子絮叨。

  “没有的事儿!”朱允熥笑道,“您听谁说的!”

  “谁说的你别管!”老爷子继续道,“哼,咱把他撸下来的,咱还活着呢,你把他再弄上来算咋回事?平反昭雪?你稀罕他,想给他官职,那就等咱死了的!”说着,叹气道,“咱这身子,也他娘的没几天了!”

  “皇爷爷,您老身子硬朗着呢!”朱允熥笑道,“别总把死呀死呀的挂嘴边,孙儿心里听得瘆人!”

  “现在不说,咱死了上哪说去!”老爷子又白了朱雄英一眼,“旁的不说,就说他蓝小二其他那些罪状,哪样不该死?”说着,又顿了顿,“你心软成全他,将来别人再犯错,你咋办?国家大事,要看一步走三步。”

  “当皇上,不是讲人情的!”老爷子继续道,“更不是让人夸厚道的。”

  “孙儿记住了!”朱允熥笑着应对,“皇爷爷,鸡蛋还有半个呢,您快吃了!”

  “不爱吃这玩意,没滋没味的!”老爷子大口吃着酱萝卜。

  这时,老爷子余光瞥见,王耻带着几个太监,站在了殿外。

  不耐烦的挥挥筷子,“忙去吧,那么多军国大事有你受的,别整日在咱这老头子身上耽误功夫!”

  “瞧您说的,陪您吃顿饭.......”

  “滚滚滚!”老爷子骂道,“见你就来气!”

  老爷子这样的脾气,朱允熥也了解几分。人老了,就会变得很顽固,同时心里明明想着儿孙多多陪伴,却嘴上不肯示弱,更不愿让儿孙晚辈看到自己的依恋。

  眼看朱允熥行礼之后走出殿外,在太监和侍卫的簇拥之下远走,老爷子微微叹气。

  随后,拿着剩下的半个鸡蛋,小口的吃了起来。

  又推开眼前的酱萝卜,用二米粥陪着糖蒜糖醋小青瓜等小菜。

  “早先盼着你长大,你长大咱却快咽气了!”老爷子叹气,自言自语道,“你长大,咱却成了孤家寡人!”

  乐志斋,李景隆,平安,傅让,盛庸,王德等参与过辽东战事的将领,等候召见。

  朱允熥从外面进来,几人忙站起身行礼,“臣等........”

  “哎,不是朝会,不要闹这些虚礼!”朱允熥笑笑,不让他们行礼,摘下身上的大氅,眼神一扫,“颍国公怎么没来?”

  傅让赶紧起身,开口道,“殿下,家父刚一回京,就.......病倒了!”

  朱允熥微微皱眉,“昨日进城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说着,顿了顿,“太医院的人怎么说?”

  “家父昨晚上回去就一病不起,太医院的人说,尽人事.........”傅让的眼隐隐有泪光。

  “殿下,其实老国公早就病入膏肓!”李景隆低声开口道,“辽东战事时不过是咬牙硬撑着,回京之后心悬着的一口气松了,人也就不大好了!”

  朱允熥坐在宝座上,微微出神。

  尽管傅友德在他成为东宫皇储之前,并未直接了当如其他勋贵站在他身边,旗帜鲜明的支持。但暗让儿子傅让成为朱允熥的贴身护卫,就能说明许多。

  后来朱允熥署理国事,又是这位老将处理良多,几次征战都鞍前马后。驻扎高丽,更是让治下没有出过半点差错。

  大明开国之初,猛将如云,当真是数倍于汉唐云台、凌烟阁。其最骁勇的莫过于常遇春,其次就是这位颍国公。

  只是名将也有凋零时,人的生老病死实难预料,而且往往都是如此的突然,没有半点征兆。

  再想想如今骨头硬,还在硬挺的蓝玉,还有宫里垂垂老矣的老爷子,朱允熥的心里不免生出几分悲伤。

  “这一仗,傅帅有总览全局之功!”朱允熥看着面前诸将,“本想再等几天,大伙歇够了,大朝会的时候再行封赏,可现在老国公身子不好,孤便提前说吧!”

  听得此言,众将已经跪地。傅让更是泪如雨下,他知道,这应该是他父亲这辈子,最后的荣誉了。

  “皇爷爷曾说过,论诸将之功,友德第一。”

  朱允熥缓缓说道,“此次辽东大战,颍国公不顾病痛,为国陷阵,劳苦功高。特赐颍国公世袭铁券。”LU4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